为了解救破产后锒铛入狱的父亲,她不惜牺牲自己的名声去冤枉他

幕布文学 2020-01-26 16:39:00



第1章 秘密计划

深夜,海城阳县。

雪,簌簌而落。

喜来登酒店的豪华套房灯光全开,可以照亮房间的每个角落。

男人的西装衬衣,女人的大衣/胸/罩,就这样一件件凌落的扔在床下。

床/上,赤果相对的男女又是另外一番诱/人景象:

男人的皮肤泛着浅浅麦色,健康而带着令人垂.涎的光泽,浓眉胆鼻,轮廓分明,即便双目紧阖,薄唇轻抿也难掩他俊美的相貌。

跪/骑在男人身上的女人,虽然看起来个子挺高,但仍显青涩,一头懒卷的长发,姣丽的面容显得微有疲惫,雪白的胴 /体就贴在男人肌理结实的胸/膛上。

"叶儿,你要快点啊,我们得赶快拍完照把房卡放回刘城的衣袋里,不然死定了!"

穿着一件多袋宽松马甲扎着马尾的郑凌站在床边,拿着相机,跺着脚催促叶儿。

叶儿无奈道,"不是挺配合了嘛。"

郑凌端着单反相机,"配合个屁,你见过滚/床/单的双手把胸护着的吗?"

看叶儿放不开,郑凌便用专业摄影师幽默的方式逗弄着"模特":"投入点啊,你要想着,这么大一个帅哥就被你压载身下,你要想着怎么睡了他才得行,而且他这么大的人物,你睡了他,你是赚了。"

叶儿心想,来之前就想得明明白白了,没想过给自己立什么牌坊,现在矫情给鬼看呢。

心念至此,便配合着镜头,用自己柔软的胸口贴着男人,摆出想象中算得上诱/huo的姿势,自嘲道,"我倒是想睡他来着,只可惜下错了药,不应该给他下幻/药,而应该给他下性/烈一点的春/药。"

紧张的汗液把叶儿的头发都弄湿了,而这样的效果偏偏教人遐想成是寄情以后的产物。

郑凌继续不遗余力的用调侃的方式分散叶儿的注意力,但拍照的工作依旧没有停止,"既然是幻/药。那么你就要想尽一切办法把他给迷/歼了,千万不要手下留情。"

颤颤的粉/唇凑到男人性/感的薄/唇上,纤指一点,示意摄影师摁下快门,听见"咔咔咔"的声音后,叶儿知道,又完成了一组看似激/情照片。

"如果今天被下幻/药的人是我,迷、歼案成立的可能性会大很大,我现在就算想迷、歼他,他这样躺着,也没有作案工具啊!"

叶儿说完,还拉了拉自己和俊美男人未脱去的裤子,故作无奈一笑,表示有心为之,而力有不逮。

……

三月的海城进入漫天飞舞柳絮的季节。

海城洗桑拿最高档的地方莫过于"秦王宫"。

叶儿穿着女宾统一的浴袍,在一身衬衣西装的江昭对面坐下的时候,又想起一句话,"民商不与官斗!"

面前的大理石茶机上放着笔记本电脑,他懒懒的背靠在真皮沙发上,俊眉轻锁,面色严肃的睨着屏幕,帅气的轮廓散发着浓重的阳刚之气,那种姿态便高得很是倨傲,一看就不好接近。

可老天又把他生得俊美,黑色的西装是看不出牌子的高级裁剪,穿在他身上,成熟霸气。让他的俊颜更显一分让人倒吸凉气的犀利。

虽然事隔三个月,叶儿心中仍旧惴惴,可转念一想,怕什么,现在是这个男人有把柄在她手里,光脚的还怕穿鞋的么?

叶儿的长发烫着懒懒的卷,显得比实际年龄成熟了些,坐姿是两条腿并陇微微斜置,双手恰到好处的放在汏腿上,背脊挺直,并不先口说话,显得很有教养。

江昭的目光电脑屏幕上移开,看向叶儿,嘴角牵起微讽的弧度,他的声音低醇浑厚,语带促狭,"云大小姐坐得如此端庄,这会让我误以为你是想给我留个好印象。"

叶儿知道江昭的心机极重,所以当时拍照还换过床单,之后又故意等了三个月。

在桑拿见面,她的东西已经寄存,他不用担心她对他不利。

而从江昭并未换男宾浴袍就可以看出,这个地方的高层跟他关系匪浅。

可是,开弓没有回头箭!

第2章 被发现了

"当然,我本意是想做个好公民。"说完看着江昭,微扁的杏眼不如正杏眼那么可爱,却带着一股子狡猾劲,"希望您能给个机会。"

江昭把面前的电脑推到叶儿面前,一张以卡通床/上用品为战场的愛昧艳/照便出现在叶儿面前,叶儿这才知道,原来他在看照片。

可他的眉眼风云不变,语气波澜不惊,"云大小姐.电话里说是我去了你家,和你发生了男女关系,可我除了出差,从来不习惯在外面过夜。"

眼睛微微一眯,嗤笑一声,"而云大小姐纵使天姿国色,身材如火,我又深深迷恋,无法自拔,口味再重也重不到让人站在旁边拿着好几斤重的相机再打上闪光给我好好记录。"俊脸陡然收笑,冷声问:"说吧,这照片到底是在哪里拍的?"

叶儿心里咯噔一跳,江昭自信从容的气势让她心慌极了,但她目光不敢斜视,生怕输了底气,更怕被对方看透。

她自然知道江昭并非夸她天姿国色,身材火辣,只不过想嘲讽一下,他看不上她而已。

她觉得此时面对的不是一个人,而是一把剑,一把古剑,上好的青铜,精美的花纹,高贵的出处,惊人的价值,赏心悦目。

可你偏偏不敢握柄拔剑,怕那剑一出鞘,就带着重重的杀气将握剑之人除之后快。

"我想跟你谈个交易!"小脸一抬,将所有的自信逼至狡猾的杏眼,稳稳的与对面的男人对视,一刻都不躲闪。

"为了云宏伟!"江昭并非问句的话,又让叶儿揪了自己的腿一把,她突然觉得自己太嫩了。

硬着头皮道,"是!"

男人语带轻蔑,似乎只是随口一问,"什么条件?"

"替他减刑!"

江昭直直睨着叶儿,想从她的眼里看出心虚,"要么监外执行?或者二十年改判十五年,然后十年,五年,三年,再一年就释放?"

叶儿微微斜踮着的脚尖不自觉的有些抖,且怎么也停不下来,此时就好象被关进一个黑屋,四周不停的人有在说,你的脚流血了,你的耳朵破了,你的眼睛瞎了,可你除了对方的声音,其他一无所知,不懂对方是敌是友,是想救你出去,还是想置你于死地。

江昭的目光先是直接而后越来越凶狠,逼得叶儿吸了口气,心里便想着豁出去罢了,"如果你不帮我,我就把这些照片全部散布出去!我并不在乎什么名声了,大不了破罐子破摔!"

"你有什么证据证明这照片上的男人是我?"叶儿刚想辩解,江昭却并不给她机会。

他长躯往前一探,微眯着眼,危险的气息压迫着叶儿,语气也开始咄咄逼人,"凭一个总是闭着眼睛一直被压载身下的男人有半张跟我类似的嘴唇?眼睫毛?半个鼻峰?凭我有所谓的恶趣味,喜欢跟女人在一起的时候,要有个专业的摄影师在旁边记录?"

"云大小姐好歹也是出自豪门,起码的逻辑思维能力都没有吗?这样的照片相素是多少?房间里需要多好的光源才能出这样的效果?还是云大小姐想要联合你‘精灵摄影’的朋友给人下药,以达到敲诈勒索的目的?敲诈不成,然后又想要散布yin-秽照片?云大小姐想长年在监狱就近探监,非要用如此极端的自我毁灭的方式?看来你九岁的弟弟已经能够独立了,否则,你怎会如此的想得开?"

第3章 善良的人

江昭重新坐直,淡淡道,"忘了跟你说,刘城现在已经放假了,如有必要,我想,应该调查一下他!"

叶儿被江昭的话,一句句的炸得回不了神。

这时,装在物品袋里的手机唱起了歌,叶儿拿过来,一看是好友郑凌的电话。

接起就听着郑凌急急道:"叶儿,今天我踩到屎了,一大早工商,税务,消防,劳动局全来人了。查了执照查发票,查了电线查劳动合同。说我偷税漏税,电路危险,而且没给所有员工交社保,我这影楼怕是开不下去了,还得惹官司。"

叶儿看着对面气定神闲的男人,安慰好郑凌并暗示她把照片删了,才挂了电话。然后虚脱一般的摊在沙发背上。

原来光脚的必须怕穿鞋的,尤其是你面前摆着一块铁板的时候。

江昭这块铁板可把她的脚给踢肿了。

她自诩出自豪门,以为看过无数豪门风云惊.变,就算自己年纪尚小,所谓的上流社会那些肮脏卑劣的手段她都清楚,她以为自己完全可以应付。

可她忘了,她才19岁,如今的对手是一个顶级豪门的新生权贵三代。

江家在整个东部,谁能不卖面子?而海城的秦家,又有谁敢得罪?他背后有两个家族雄厚的经济实力,有两个家族坚固的政治背景,他还有丰富的人生阅历和社会经验。

她顶多算是曾经的养尊处优,可他才是真正的出类拔萃。

她完全没有想到,本想要挟江昭,现在却被他反将一军,郑凌的影楼,刘城的前途……

"我、我,我……"

江昭拍拍袖口,一双墨色深瞳里,星亮的白点越来越尖利,"云大小姐下次做事情的时候,一定要想一下,什么人可以威胁,什么人不可以威胁,就算摔破罐子,也要看看你的罐子是在谁面前摔。"

江昭突然一顿,眼中的光就似剑锋出鞘,直指叶儿,"你以为我江昭,非从-政不可?!"

叶儿心下一怔,现在她一步不能往前,否则死无葬身之地,而且陪葬的人还是她现在仅存的最重要的人,她来的目的已经从威胁变成被威胁!"你别动他们!"

江昭眼中的锋芒慢慢收敛,语气重新回复到平淡无波,"哦?"

"照片的事,我不会再提!"

"照片?"江昭没听懂似的已经拿出一支小巧的笔,然后打开,有一个红色的指示灯,亮了起来。

起身从与玻璃壶里倒了杯水,兀自喝了起来,"秦王宫"属于表弟秦非言的产业,知道他不爱喝矿泉水,便准备了温白开。

叶儿明白,那是录音笔。而江昭如果答应不动郑凌和刘城的话,录音里是不能提他们两个的,但她也不会白痴到自己招认故意陷害江昭。

"你开始录吧。"

江昭摁了开关,把笔放在茶机上,然后坐下,往后一靠,指节修长分明,轻轻在沙发上弹着,"云小姐怎么会给我看这些照片?我很疑惑。"

"只是觉得我男朋友长得蛮像你,所以给你看看。"

江昭满意的点头,微眯的眼似乎在告诉叶儿"云大小姐果然是个聪明人。"

眉峰一挑,"哦?原来是你的男朋友?"

"是,我们是在影楼拍的艺术照,年轻人不就喜欢这么些东西吗?效果还不错吧?"

"年轻人的观念果然前卫,只是下次如此私密的照片,不要再到处发了,影响并不太好。"真的像是一个父母官的语重心长。

而叶儿看着这样运筹帷幄的江昭,就恨不得把他直接弄去人道毁灭。

后悔当时没把他裤子扒个干净,拍下他的下半身,也许多少能刺激一下他,现在发现,节操这玩意,有时候还是碎了好。

由此可见,善良的女人是不会有好下场的。

……

叶儿看见江昭扯了扯领带,脸色慢慢开始有些涨红,看样子像是很热,额上有细密的汗珠渗出来,呼吸似乎不太正常,紧蹙着的眉头像是在隐忍着什么。

第4章 根本没得跑

江昭的领带扯下来,丢在旁边的沙发上。

然后叶儿看着他脱了西装,也扔了过去。

江昭看着玻璃壶里的水,咒骂一声,拿出手机便拨了个电话出去,那边接通后,他便厉声斥道,"秦非言!你搞什么鬼?"

"哥!从没见你约过女人到我这里,给你加点料,让你们情-趣浓点,慢慢玩哦,挂了。"

电话那头一片忙音,江昭怒气一上来就把电话砸在茶机上,"该死的!"

江昭松了三粒衬衣扣,里面的皮肤便暴露了出来,淡淡的麦色,有健康的光泽,他剧烈起伏的胸膛,可以看见结实的肌理。

江昭看着叶儿的眼神越来越深,"秦王宫"的女宾袍是和服式领口,她有点瘦,那衣领在胸口便空空的,里面似乎有一对呼之欲出的柔软正在跳跃。

江昭甩了甩头。

叶儿听到了江昭打电话,断定应该是被下了药,他怎么这么背啊?不是被下幻.药,就是被下椿.药。但现在最背的是她!

来不及反映,便被突然补上来的江昭压载沙发上,脑子里一片空白,只感觉到男人的手牢牢的包住了她的后脑勺,托得紧紧的,死劲的往他的嘴上摁去。

然后,他的舌头像疯了一样,闯进她的嘴里,她的舌头像做了贼似的拼命躲,他像个警察似的用追。

唇上的辗压越来越急,她的下巴还在他的手中捏着,他就这么大胆的骑住她,压制住她,根本动弹不了,他的唇舌从她嘴里退出去的时候,眉眼染了万年恶灵一般凶戾和阴险。

男人的力量本来就大过女人许多,再加上现在有药效催化更是没轻没重的蛮力。叶儿只觉得被江昭捏住的手和腰,疼得要命。

江昭!这家伙简直是她命里的煞星!

"喂喂喂,你不能不讲规矩,男女受授不亲,亲,亲,不能不清不楚。"叶儿已经语无伦次了。

江昭面色一沉,稳稳的?住叶儿的下巴,血丝染满的眸子里,阴翳一片,声音冷得似乎可以冻穿一切!"规矩?云大小姐先坏了规矩,那么现在的规矩就由我来定!你给我记住,不是什么人都可以惹的!"

浴袍被斯扯掉后,叶儿在挣扎中口不择言的破口大骂,"江昭你个下/流胚!"。

她讨厌他,讨厌他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一副低眉间运筹帷幄,抬眼间决胜千里的样子。

她讨厌他给她带来的那种窒息感,就好象挪一挪步子,都要看他的脸色行事一般。

"下/流?"江昭不怒反笑,就像饮醉时的微醺,叶儿敢断定,这样的一种风情,见过的人应该不多,因为江昭在外面太注意形象,也不得不注意形象。这样放浪不羁的江昭实在太好看,没有严肃的包装外壳,是一种随性的自在,美得竟是风华无双。

她这边还在恍惚欣赏着美男,头上美男的挖苦却像万年寒冰残酷的泼了她一身。

"我有你下/流?用那些下三滥手段给人下秘药的时候,你不下/流?骚/首弄姿扭着这副幼/齿的身材贴在男人身上拍裸/照的时候,你不下/流?"

"你你你!!!"叶儿又害怕又气愤!她19岁,170居然被人说幼。齿。

他用力的固住她,她听见他的呼吸有些急了,呼吸的声音也大了,似乎还有些理智,紧蹙着的眉头像是在坚持着什么。

而后,她听见他喉间有些难耐的哼了一声,之后埋头朝她的脖子咬来,脖子上的湿濡的撕咬密密麻麻的。

叶儿的呼吸都紊乱了,心都要从胸腔里蹦出来了。

叶儿知道,如果江昭铁了心要在她身上发。泄,她根本没得跑。

第5章 不求饶

为了父亲的事情东奔西走一年了,她知道这个社会很多潜规则,并不是有理就可走遍天下的。

江昭定是不怕她,她分明看到他挣扎过,既然挣扎过,一定想过后果,没有退路的,只能是她。

他的一切动作都让她陌生,恐惧!

此时的江昭在催/情/药物的鼓动下,更是张狂到肆无忌惮。

被人威胁?他江昭即便是被人威胁也沦不到一个乳臭未干的黄毛丫头。

她敢来挑他的警戒线,那就应该尝到后果。

身下的女人越是害怕,他越是觉得今天这口气撒对了地方,在这个猫吓老鼠的过程中,欲.望在身体的叫嚣次数一次紧过一次,越来越凶猛,他越来越无法掌控。

他的本意并不是非要碰她不可。

可她钮动,惊呼,捶打,谩骂,长发在扭打中越来越乱,那副样子,就是一副欠男人调教的相!

眼前的一切似乎都变成了腥红色,带着血腥的征服yu就这样一刻不停的想要冲出体外。

拉掉她下裑最后的障碍,像蝉翼一样的黑色内库透着诱人的性/感,他拈着她的小内库晃在她的眼前,轻轻笑道,"小小年纪,就会如此风/骚,真会勾引男人!"

叶儿瞪了江昭一眼,双手像被铁钳夹住似的,两条腿又被他紧紧压住,她就是菜板子上那块肉,只等白亮亮的菜刀落下,一刀定生死!

突然间,他掰开她的两条腿,像野兽一样直接闯进她的身体,连他的声音都像是野兽在耳际狂啸:"你给我记住,这就是你招惹我的下场!一切都是你咎由自取!"

铺天盖地袭卷而来的疼痛让叶儿的大脑突然间跳线,一片空白,待明白过来,已是咬破嘴唇,叫都叫不出声。

体内是她难以承受,也无法承受的巨大,也同样给她带来了难以承受的巨痛,贯穿整个身体,传至神精末梢,一刻不停,反反复复!

她即便再反抗,再痛苦,他也无法从男人的眼中看到怜惜,看到的只有他报复的块感和他的愤怒!

她不能喊痛,不能求饶,是她先惹了他,如今这样都是自讨苦吃,喊痛?她丢不起这个人,她只是做出一副毫不在意的样子,生涩又僵硬的配和他所有的花招,哪怕整整一夜,她已经体力透支,精疲力竭。哪怕身体和心肝都在打颤。

每次去探监,爸爸都说,"叶儿,别忙活爸爸的事了,你和小杰好好的就行,你……还只是个孩子。"

"你就是太倔了,女孩子温柔点会少吃很多亏,少受很多罪,性格太要强的女孩子,会过得很苦很累。"

好强的女孩子,不仅累,其实还很痛。

凌晨五点,叶儿是被钻心的疼痛逼醒的,一转身就像是被车轮辗过一样。

摸亮床头灯,旁边的男人睡得一脸餍足,他一定是非常爽了,累惨了吧?该死的臭男人,就算是她有错在先,他也不能如此禽兽啊。

她只不过假睡了他,现在他却毫不留情的把她给真睡了。

就算他被下了药,他也可以找个小姐来服务啊,干嘛非要这样对她?

掀开被子下床,看着那触目惊心的红色,心尖上就像被谁啃了一口似的。

江昭,这就是你说的,惹了不该惹的人的下场?

翻出修眉用的小刀片,割下那块属于她的处子之血!



请输入标题     abcdefg


图源:网络

点击

阅读原文

看精彩后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