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你是蚀骨之痛》方小汐霍廷琛全文阅读TXT

笑笑小说资源屋 2020-12-08 15:04:19


第一章 倾尽所有

    拍卖会上。


    她将自己的第一次以三十万的高价拍给了一位老头,老头看中当然不是她的人,而是她的地位。


    方家曾经的地位。在H市可谓叱咤风云。而如今。却因一人,门声扫地。


    背后的势力可想而知,可她方小汐。方家唯一的女儿,却不得不卖身求活。


    将她逼入绝经的不是别人。正是她深爱至今的青梅竹马。霍廷琛。


    充满情趣的房间内,方小汐单薄的睡衣。若隐若现的ji肤,等待的却是那个满脸猥琐的糟老头。


    门,被无情的踢开。映入眼帘的却是霍廷琛。


    没有前戏。没有言语,霍廷琛夺门而入后,直扑床上。她被强压在下。


    “怎么是你?”皱眉,疑惑。方小汐讶异的语气,今天她伺候的不是白天拍下她的老头吗?


    “你就这么想和那个老头干?”


    下颚被一把捏住。顺势而下,捏住咽喉。力道突然加大,她有些喘不过气。


    “那也不会和你……”


    话还未说完。她的嘴就被堵上,霍廷琛以最快的速度褪去身上的衣服。解开了裤子,方小汐的睡衣也被一撕而破。


    无论她怎样的挣扎,都无济于事。


    xia体被无情的撞击,她脆弱的身躯被枪林弹雨般的袭击,毫无防备,险些晕去。


    不过片刻,处子之血便从身下流出,霍廷琛甚至没给她喘气的机会,一次又一次地蹂躏。


    她怎么也没有想到,这一晚来的会是他,怎么也没有想到,承欢于曾最爱之人的身下,竟是如此的不堪。


    她恨他,是他害的她家破人亡,所有的爱都转化于恨。


    原本平安过了今日,她便有三十万,可以给急救室里的奶奶做最后的续命工作,父母的车祸事故给方家造成了巨大变故。


    方家只有方小汐这么一个刚成年的女儿,偌大的家业却被霍家洗劫而空。


    当中的阴谋诡计,让刚成年的方小汐不得不相信,而如今,他却夺取她最珍贵的初夜,这一刻起她一无所有,精疲力尽。


    父母离世后,她找过霍廷琛母亲理论,还没说几句,就被泼了一脸水,忍着屈辱询问原因,却被无情地赶出了霍家,那个曾经把她当亲生女儿看待的女人,一时间六亲不认。


    她不信,曾最爱,最亲近的霍哥哥,居然和他母亲狼狈为奸,欺瞒至今。


    如今连最后的王牌,都被无情夺去,她变得一文不值,霍廷琛和她做过之后,便将她扔出房间。


    她,一时间沦落街头。


    身上满是伤痕,单薄的衬衣被狂风吹的满天张扬,她抱着双腿蹲在了大街上。


    脑海中依旧徘徊着昨晚霍廷琛说的话,“想要钱?做梦去吧,现在你什么都不是,谁还要你?”


    是的,她还妄想能拿着钱去救病危的奶奶,现在看来不过是痴人说梦。霍廷琛与她之间的感情也只不过是逢场作戏,收买她信任的手段罢了。


    世间怎会有如此铁石心肠之人,他们认识十年之久,她八岁遇到他,便喜欢上了他。


    泪,已经干涸,蹲在街角的她却收到医院打来的电话。


    “奶奶怎么了?”



第二章 欲报仇

    医院打来了电话,奶奶已经病危,濒临死亡。叫她过去就是看她最后一眼。


    可老天似乎并没有对她多好。方小汐赶到的时候。奶奶已经咽气了。


    连最后一面都没有见到,手术室外,秦管家守在了门口。家中变故不断,唯有他还照顾着她们孙女俩。


    她恨。是因付不起医院费。医院才停止给奶奶手术,若是她有钱。或许奶奶还能在世上多活一段日子。


    她握紧拳头,狠狠的打在了墙上,手一时间皮开肉绽。她跪在了地上。放声哭泣了起来,为奶奶哀悼。


    回到家的时候,发现里面被洗劫一空。剩下的是一座空楼。


    方小汐甚至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这是谁干的?


    她。连给奶奶买棺材的钱都没了,家里什么都没有。这座房子的房产证也不在她的手上。


    查遍了她以前所有的卡,发现全被冻结了。事到如今,也只有他才会这样做。他应该杀了她的家人,现在连让她活下去的希望都没了。


    这一切都是因为霍家。是霍家害的方家这么惨,从此只有她一人苟活在这世上,可这又有什么意义呢?


    不行,她要报仇!


    最后是秦管家收留了她,但秦管家也是有家室的人,她一个已经成年的女孩住在他家多多少少有些不便,她还是不忍白住秦管家家里。


    秦管家家里不大,她住了两个月,办完家中的事宜,很识趣的离开了。


    她这次离开,不为别的,抱着必死的心去找了一个人,霍廷琛。


    她要报仇,为方家报仇。


    一定要让霍家付出应有的代价,哪怕同归于尽!


    方小汐准备了录音笔,并且联系了霍廷琛。


    这日,阳光普照,凉风习习,吹飘她的衣裙,撩动她的长发。


    她也不知霍廷琛到底会不会来,不知霍廷琛有没有换号码,她没有打电话,而是发的短信。


    但无论如何,她这一天都要在这里等下去。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方小汐站在太阳底下晒了许久,头甚至有些晕眩。


    他们认识十年之久,而她对他也倾心十年之久,只是如今再无爱,只有恨。


    从上午等到了午后,太阳最毒辣的时候,她有些招架不住,但只要没有天黑她就必须得等下去。


    皇天不负有心人,她终于等来了,只是那人面无表情,冰冷的面孔让方小汐觉得和以前判若两人。


    “你终于来了。”


    方小汐说完这句话,便感觉到咽喉处一股力量,一只偌大的手掐了过来。


    “霍家已经饶了你一条贱命,你还敢找我?”


    霍廷琛压制不住怒火,手上的劲不由加大,她险些喘不过气来。


    “放开,咳咳。”


    她努力想要从霍廷琛的手中挣脱开,双手用力欲板开,但她薄弱的力量不及霍廷琛五分。


    脖子被他勒出了痕迹,火辣辣的疼痛传来。


    瞧见方小汐痛苦的模样,霍廷琛脸上露出诡谲的笑容,只要稍稍再用力一点,她怕是就要断气了。


    但霍廷琛没有这样做,松开了手,方小汐顿时呼吸到了新鲜饱满的空气,这才缓过来。



第三章 你不配知道

    “我找你,自然是有事要问清楚,我不想我的家人死的不明不白。”


    缓过气后。方小汐不甘示弱的对视着霍廷琛的眼眸。


    “哦?”


    瞧见方小汐这般模样。霍廷琛顿时来了兴趣。凑近她的脸颊,脸上的微红依存,已经不知是刚刚没喘过气。还是这么近距离见他,羞红的脸。


    霍廷琛在她的耳畔呼气。极轻柔的声音传入。犹如从前那个温柔的霍哥哥。


    “你家人的死和我有什么关系?”


    但语毕,说出的话却像地狱里的修罗。无情残酷。


    “怎么就和你没有关系了?我爸妈怎么可能会平白无故的车祸,就算车祸,那我家的所有积蓄怎么会转移到你们霍家手里。这不是阴谋是什么?”


    “还有我的奶奶。若不是你们霍家夺了我们家的财产,奶奶怎么会没钱看病,医生怎么会不给奶奶手术!”


    方小汐一口气将肚子里的怨气都吼了出来。泪水也不知何时从眼角流出,滑至下颚。逐渐干涸。


    这么多天,她一直都忍着怒火。直到这一天的到来。


    但她的话似乎并没有起到什么作用,霍廷琛冰冷的表情依旧。将她的话都当做了耳旁风。


    “那也是你们方家欠我们霍家的。”


    良久,霍廷琛嘴里才吐出了这么一句话。不温不热的语气,让方小汐手足无措。


    “我们方家欠你们霍家什么了?你们要这么赶尽杀绝?”


    方小汐眼神变得犀利。火气不减,今日来就是套出霍廷琛的话,只要他说出实话,那么她就有了证据。


    霍廷琛沉默,也是满脸怒气,两人咫尺的距离,却又是世上最遥远的距离,因为心不在一起。


    “你不配知道!”


    说完,霍廷琛转身离开,烈日灼心,她怎会轻易让他离开,从包里拿出早已准备好的匕首,带着心中的愤怒,径直的刺了过去。


    她以为她算好了距离,只要中了,霍廷琛就没有反抗的机会,在这儿,没有监控,也没有行人,不会有人知道这一切,她大不了和他同归于尽。


    但她还是慢了,她刚一靠近,霍廷琛就感觉到了她的气息,回头一把抓住了那把匕首。


    霍廷琛的手被锋利的匕首划伤,鲜血流了出来,同样染红了方小汐的手,她吓得一把扔了匕首。


    心是痛的,她不知道自己为何会感到心痛,只是满脸惊慌,连连后退。


    霍廷琛离开了,带着满手鲜血,方小汐看着那挺拔的背影,竟没有和她计较。


    事后,方小汐反应了过来,霍廷琛是她的仇人,她不能就这么心软,那晚她的疼不比霍廷琛轻。


    包里有的不只是匕首,还有录音笔,这是她的二手准备。


    她拿着录音笔毫不犹豫的去了警局,希望警方能帮助她,但等待许久的结果却是证据不足,不能立案。


    她懊悔,自己为什么白天没有问清楚,面对那个熟悉又陌生的脸庞,她却无法开口。


    她失落的走出了警局,却在门口看到了霍廷琛,他似乎是在等自己。


    刚想逃跑,却发现已经来不及了,她被强行的带上了车,白天的疲惫加上迷香的效果让她昏睡了过去。


    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却在房间的床上,而自己身旁是霍廷琛。


    “你想告我?”


    霍廷琛见她醒来,一把抓住了她的衣服,将她扯了起来,方小汐依旧头晕目眩,折腾不得。


    “我要报仇!”


    她咬牙切齿的说出了这句话,正好激怒了霍廷琛。


    被子被一把掀开,方小汐单薄的衣裙被扯开,白嫩的ji肤暴露了出来。


    “你要干什么?”


    她害怕的用被子遮住自己暴露的ji肤,满脸惊慌。


    “又不是没看过。”


    她想要遮挡,却不想被霍廷琛强行扯开,粉嫩的香肩实在诱人,霍廷琛一口咬了下去,她感觉到了疼痛,忍不住shen吟了声。



第四章 怀孕了

    任由她怎样的求救,都没有任何的回应。


    霍廷琛没有对她温柔,更没有怜香惜玉。脆弱的身躯承受着他无情的冲击。忍不住发出声响。


    激发了男性荷尔蒙。霍廷琛紧紧扣住她的手脚,让她无法动弹,不管她的死活。自己舒服就好。


    “这次只是给你一个小小的教训,乖乖待在我的身边。做我的床奴。给我们霍家赎罪。”


    霍廷琛在她耳边轻声说道,却是无尽的屈辱。方小汐在朦胧中却将这句话听的清清楚楚。


    而她连反抗的力气都没有,浑身的酸痛,让她有些支撑不下去。用最后的力气说道:“就算死也不和你做!”


    “那你现在是在干什么?”霍廷琛却笑笑。嘲讽道。


    她再没了力气支撑下去,看着他得意的笑容,昏睡了过去。


    原本就是刚醒没多久。现在又睡了过去,霍廷琛对她没了兴趣。找了人给她梳洗。


    第二天,方小汐是被身上的吻痕咬痕疼醒的。当然最疼的还是身下,她连走路都很困难。


    陌生的环境里。她已经在这里睡了两天,她想要出去。却发现门上了锁。


    她当真被霍廷琛关了起来,难道真的要给他做床奴。受尽折磨?


    她才不要!


    就算以前再怎么幻想和他在一起,但现在想来,让她只觉得恶心。


    霍廷琛就像恶魔,她活在世上已经没有任何意义,报仇对她似乎遥不可及,与其这样受辱,她不如和父母一同去了,了无牵挂。


    不仅门被锁了,连窗户也被关的死死的,她连跳楼都不能。


    最后,看中的是桌上的水杯,方小汐毫不犹豫的将它扔在了地上。


    “哐嘡”一声,玻璃被摔碎,碎片锋利又冰凉。


    她拾起,在手腕上划出一道口子,鲜红的血液从口子流出,顺势滴落在地,化为一滩血水。


    手上的伤痛丝毫不及身下的疼痛,她不过十八的年龄,却要忍受如此屈辱,霍廷琛简直衣冠禽兽。


    手腕逐渐变得麻木,她的嘴唇泛白,身上的疼痛也渐渐没了意识。


    就在她划破不久,房门却被打开,霍廷琛目睹了一切,看到了她的行为,连忙上前夺去碎片。


    用衣服堵住了伤口,将她打横抱起,夺门而出,方小汐只觉得自己要昏过去。


    在昏过去之前,她却听到了霍廷琛满腔怒火的抱怨。


    “谁允许你自杀了?你的命是我的,我让你活你就得活,我让你死你才能死!”


    但对于他的话,方小汐已经无力反驳了,完全晕了过去。


    醒来的时候,已经在医院了,她居然没有自杀成功,她甚至有些懊悔,懊悔那道口子没有再划深些,直接流血不能阻止的那种。


    但现在似乎没有看那样的机会,她被人随时看着,是个年纪相仿的女护士。


    全身虚弱的她,听到的第一句话,又是一击,仿佛在梦中未曾醒来一样。


    “方小姐还是小心养伤吧,肚子的孩子要紧,要是再又什么意外,孩子就要保不住了。”


    护士将实情告诉了她,而她却感觉像个晴天霹雳般,久久不能平复,她居然有了孩子!


    还是霍廷琛的孩子!



第五章 这也是我的孩子

    方小汐甚至觉得自己听错了,向护士重复问了一遍,护士面带微笑。肯定了回答。并且给了她报告书。上面清楚的记录了她已经怀孕两个月。


    无论如何,她都没有想到自己会怀上霍廷琛的孩子。


    但她绝对不会让这个孩子生下来,绝对不会允许自己生下害死她父母的孩子。


    就算她再怎么舍不得。她没有别的选择。


    “我要滑胎!”


    方小汐扯住了护士的衣袖,眼神诚恳的说道。


    护士一震。“方小姐。你确定吗?”


    “我确定。”


    “我不同意。”


    方小汐话刚一讲完,门外就传来一个低沉的声音。循声望去,看到的却是霍廷琛。


    他走上前一把将她搭在护士身上的手拍下,居高临下的看着她。


    “这是我的孩子。我想怎么就怎么样!”她不甘示弱。坚决不会生下霍廷琛的孩子。


    “这也是我的孩子。”霍廷琛压制不住自己的怒火,一把捏住了方小汐的下颚,让她直视着自己的眼睛。


    一旁的护士见场面火气甚旺。连忙上前劝架,“霍先生。方小姐现在身体很虚弱,需要静养。”


    霍廷琛这才松开了手。但方小汐依旧一副杀气腾腾的模样,死瞪着着霍廷琛不放。


    “给我看着她。孩子要是没了,你给我去陪葬!”


    霍廷琛留下这么一句话。满腔怒火地离开了,一旁照顾她的护士却遭了殃。


    “方小姐。你好好养伤,不出几天,就可以出院了。”


    护士给她打理好了一切,让她躺着好好休息,但她甚是不解,霍廷琛话都说的那么严重了,而她却依旧一副镇定自若的模样。


    “你不怕我自杀,一尸两命,然后你陪葬?”


    方小汐带有试探的语气问道,面容温和,心中平静如水,毫无波澜。


    “我相信方小姐不会这么做的。”


    也不知她是哪儿来的自信,擅自揣度了自己的心思。


    “这你就错了,我会。”


    语毕,她再没说过别的话,闭目养神。护士见她歇息,没做打扰,但还是在一旁守着。


    一连几天,她都在护士的照看下,身体逐渐恢复,肚子里的那个孩子还在顽强着。


    这是一个生命,她却隐隐作痛,下不去手。


    直到她发现了霍廷琛在外面女人无数,花天酒地,她才肯定了自己的想法。


    出院的那天,霍廷琛喝了酒,想要上她,她以孩子相逼,他这才没有做什么。


    但在醉酒之中,方小汐听到了霍廷琛叫别的女人的名字,具体什么她没有听清。


    之后霍廷琛似乎在做梦,还是春梦,一脸享受。


    她觉得恶心至极,搬着被子在沙发上睡了一晚,却着了凉。


    医生嘱咐她,叫她别乱吃药,对孩子会造成威胁,给她开了安胎药。


    霍廷琛得知这事后却很生气,性情激动地掐住她的脖子,愤愤道:“你的贱命我不管,别伤着我的孩子。”


    “我偏不让你得逞。”


    她掰开霍廷琛的手,嘴角微抬,露出诡谲的笑容。



第六章 绝不认输

    她一怀孕,就不能和霍廷琛行房事,又或者可以这么说。她与霍廷琛一点关系都没有。霍廷琛的所有行为她都可以告他强jian。


    虽然有人监视着她。但医生开的安胎药她一口都没有咽下去,在厕所全都呕了出来。


    再上害喜害的严重,也没有人怀疑她。但她面容越发憔悴,时不时会有腹痛。她知道孩子在肚子里很难活下去。


    霍廷琛对她的话根本没有上心。她那句不让他得逞的话就要实现了,孩子就要胎死腹中。她居然有点开心。


    你要原谅母亲,不是母亲非要害死你,而是母亲没有别的选择。


    方小汐不断安慰孩子。祈求孩子原谅。肚子里的小东西很是安静。没有之前那般打闹。


    就在她庆幸的时候,霍廷琛发现了她的行为。


    霍廷琛很生气,捏着她的嘴强行给她灌下了安胎药。


    方小汐不解。当着他的面,吼了出来。“你既然不喜欢我,为什么要让我生下这个孩子?”


    “孩子是无辜的。”


    她却觉得霍廷琛这话很可笑。孩子是无辜的,那她呢?


    她也是受害者。为什么霍廷琛不连她一起杀了,却要让她受到这样的折磨?


    “你当真以为我只要你生下孩子这么简单?我要折磨他。比折磨你还要狠百倍,让他后悔自己投错了胎。”


    霍廷琛给了她一个巴掌。她的眼神实在可怕,他这么做就是让她清醒现实。


    “禽兽。”


    她感觉到自己嘴边有血腥味,那一巴掌确实让她清醒了不少。


    第一次觉得,自己活在世上是这么的狼狈,什么都不能做,任人宰割。


    霍廷琛为了证明她在他面前毫无地位可言,居然带她看了自己和别的女人承欢。


    那个女人还是她大伯的女儿,方婉。


    她怎么也没有想到,他们居然认识,还做出如此亲密之事。


    她的大伯由于残疾的缘故,不能参与公司事宜,搬去了国外,方婉为何会突然出现,她深知里面迷雾重重。


    方婉是她姐姐没错,年龄也和霍廷琛同岁,论般配程度,他们确实是天造地设的一对。


    但没有人比她更爱霍廷琛,从始至终都没有。


    半路杀出来的方婉让她很吃惊,之前的一切都忍了,但看着床上缠绵,她却出不去房门,怨气又深了。


    霍廷琛可以不爱她,可以恨她,但她决不能忍受霍廷琛这么羞辱她。


    娇喘声此起彼伏的传入她的耳中,她很想上前扇那对奸夫淫妇的耳光,但她却没有这个理由。


    心中的恨超过了爱,她只要出手,那就是她输了。


    在霍廷琛面前,她绝不认输。


    纵使心再痛,霍廷琛与方婉的事也与她毫无干系,她可以不听,不看。


    当初成年礼上的愿望就是,自己能和霍廷琛在一起,但如今看来这是绝对不可能的,她心中只有对霍廷琛的恨。


    霍廷琛究竟是怎样一个人,居然隐藏的如此深?


    办完事情后的霍廷琛,发现方小汐居然沉住气,安稳的睡着了,心里掩饰不住火气,对方婉发起了脾气。


    方婉被痛骂一顿,哭得伤心欲绝,赶出了房子,临走时,瞪了地上的方小汐一眼。



第七章 方婉大闹

    睡醒的时候,察觉到霍廷琛正凶神恶煞的盯着自己,她被吓了一跳。


    “你们做完了?”


    方小汐起身。揉了揉惺忪的睡眼。打了个哈欠。走出了房门。


    却不想在半途被霍廷琛拉住,她反手甩开了霍廷琛的手,“你还有什么事?”很是不耐烦地吼了句。


    她的心已经满是伤痕。一切都已经容忍,霍廷琛还不打算放过她吗?


    她也不知自己的眼角为何突然湿润。那一颗如珍珠般的晶体从眼角滑下。而她却弯起了嘴角,露出了迷人的浅笑。


    不知为何。他心头抽搐了一下。


    看着方小汐从自己身前离开,他却没有阻拦,那个背影莫名的忧伤。


    一连好几天。霍廷琛都没有再来找过她。反倒是方婉有些沉不住气了。


    来到霍廷琛的家里对方小汐大闹了起来,指着她的鼻子痛骂,说她是狐狸精。是小三,背着她勾yin她的廷琛。


    方小汐没有理会她。任由她闹,任由她骂。


    心是死的。听到什么都不在乎。


    方婉见她这个样子,更加恼火了。见她压根不搭理自己,上前就是一巴掌甩了过来。


    她的头倒在了一边。抹去嘴角的血迹,却笑了。眼神空洞,恐怖至极。


    “贱人,你在笑什么?”


    方婉瞪大了眼睛,死盯着她,却被她诡异的笑惊了,不由的惊慌了起来,回头,看到了霍廷琛。


    她一惊,吓得连忙往霍廷琛怀里窜,“廷琛,刚刚我和妹妹讲道理,希望她可以和我和睦相处,一起照顾你,但妹妹却没有听我的话,也不理我,廷琛你要为我做主啊!”


    说着说着,就掉起了委屈的眼泪。


    霍廷琛没有哄她,而是将她一把推到了地上,居高临下的看着方婉。


    方婉被这么重重的一摔,痛的不只是身体,还有心。


    “够了,给我滚,以后没有我的允许不许来这!”


    他没有心疼方婉,刚刚方婉对方小汐做的一切他全都目睹了,这次确实是她方婉过分了。


    看着霍廷琛不愤不怒的样子,是最难揣摩的,方婉很识趣的走了。


    走时,还不忘看了方小汐一眼,她脸上的表情实在可恨,咬着牙从霍廷琛的眼前消失。


    离开以后,霍廷琛去找方婉寻欢,却被方婉拒绝了,霍廷琛发火,说了句狠话。


    “不要以为是我的女人就可以为所欲为,我比较喜欢女人听话一点。”


    捏着她的下颚,稍稍用了些力,方婉就感觉到粉碎性的疼痛。


    “疼,我以后绝对乖乖听话。”


    霍廷琛松开了她,她一把拥了上去,在他耳边ni喃,“方小汐那个小贱人你打算怎么处置啊,不是当初说好了我们家帮你得到方家的财产,你就娶我吗,她都怀孕了!”


    “你在威胁我?”


    “婉儿不敢。”


    “只要她生下孩子,我就杀了她。”霍廷琛靠近方婉的耳边,轻声说道。


    方婉却一点没有害怕,对于死人的事早已习以为常,又听到霍廷琛的打算,心里暗自偷乐。


    她早就看那个女人不顺眼了,只是一直碍于霍廷琛,她才迟迟没有出手。


    方小汐大概摸清了霍廷琛与方婉的关系,方婉那次提到过自己要嫁给霍廷琛,她虽然没有心痛,但深知自己没有待下去的理由。


    自从得知他和方婉搞在一起,就很少来看过她。


    这倒如了她的意,这次她没有心软,买通了守着她的一个小女孩,准备好了堕胎药,毫不犹豫的吞了下去。



第八章 堕胎

    药已下肚,没有了挽回的余地。


    房间内,每一方空气都充满着刺骨的痛。方小汐每吸一口气。就能感到身下传来的疼。


    没多久。药效便起了作用,血从私密处流了出来。


    这是孩子的血,也是她的血肉。她就直直的站着,手扶在桌上。感受着下身液体流动。


    虽说是无痛的药。但毕竟也是血,多多少少都会疼。更痛的还是她的心。


    也不知是流血过多的缘故,还是别的,她的脚有些颤抖。看着地上那摊血水。她眼前有些目眩。


    凉风飕飕的从窗外吹进,她昏了过去,倒在了地上。


    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躺在床上。那微微隆起的小腹已经没有了,孩子终于从她的体内流尽。


    房间依旧空无一人。她不知躺了多久,撑着娇弱的身躯起身。打开了房门。


    与霍廷琛来了个迎面相撞,霍廷琛逼近。她后退了几步。xfq


    “你可真大胆,敢杀了他。”


    方小汐被逼的无路可去。身体紧贴着墙壁,霍廷琛单手撑着墙。另一只手挑起了她的下颚。


    “我说过不会让你得逞的,与其看到孩子受伤,我不如自己亲手毁了他。”


    “你就不怕我杀了给你送药的人?”


    “你会得到报应的。”


    “我杀的人还少吗?会怕报应?”


    霍廷琛笑了,精致的脸庞却露出了深意的笑容,显得更加深不可测。


    “不是不报,时候未到。”


    忘却身上的疼痛,方小汐微眯眼眸,嘴角上扬,似在嘲讽。


    “不过没关系,没了孩子你可以再怀,我可以等,等着折磨他们。”


    她微愣,事情已经到了这个地步他还不打算放过她?


    原本以为没了孩子,她就没有了价值,霍廷琛要么杀了她,要么放了她,却不想……


    未等她思考,霍廷琛直接扒开她的衣服,一片旖旎。


    她的身体并没有恢复,霍廷琛饥渴的要了她一次又一次,这和之前的那几次没有任何区别,野蛮,摧残。


    她怕是支撑不下去,霍廷琛从她身体里离开,汗从额间不断流出,她撩开眼前湿润的发丝。


    嘴角勾起,直盯着霍廷琛,嘴里有些小动静。


    霍廷琛察觉出了异样,连忙捏住了她的嘴,一口鲜血吐了出来。


    溅到了霍廷琛的手上和身上,霍廷琛表情平静,不缓不慢的开口:“你想自杀?”


    方小汐没有回答,露出一口血牙,笑笑。


    “我不允许。”霍廷琛靠近她的耳边,霸气的语气警醒她。


    离得很近,方小汐一口咬了他的耳朵,恨不得把它咬下来,但最终还是松了口。


    霍廷琛的血和她的血融合在了她的嘴里,她却吞了下去。


    “你疯了?”霍廷琛捂着耳朵,满脸火气的盯着她。


    “放了我。”


    方小汐依旧镇定自若,比起他杀人来说,这根本不算什么。



第九章 自杀

    “要么杀了我!”眼看霍廷琛要拒绝,她紧接着说了下一句。


    这话一出,霍廷琛沉默。四目相对。僵持甚久。


    满嘴的血迹实在瘆人。若是别人看见,肯定会误会她是吃人的魔鬼,此时的她。怕是已经到了这个地步了。


    最终也不知道是谁先转移了视线,只听见霍廷琛走的时候说了这么一句话。


    “别让我再看到你。”


    接着甩门而出。她盯着门口愣了很久。


    穿上衣服安全的出了别墅。往常她都会被十几个人拦着,这一次。安然无恙。


    没有人拦她,她重获了自由,霍廷琛早已没了踪影。


    拖着满身伤痕的身体。离了别墅。她却没有任何可以去的地方。


    没有了家人,就等于没有了家,她活着没有了任何的意义。曾经想过的报仇雪恨。一时间变成了笑柄,她无脸再去找秦管家。更无脸苟活于世。


    那是一条水流很急的河,是H市的护城河。方小汐来到了桥上,俯视下方。


    有船只经过的河流。要是掉下去就没有活下去的运气了吧。


    风穿透她单薄的衬衣,骨子里她也能感受到寒冷。冬季要来了,她却只穿了一件衣服。


    周围全是过往的车辆。她在桥上站了很久,也想了很久。


    最后,她还是踏出了那一步,只要这么一跳,她便再不要受辱,还能与父母奶奶团聚,多好。


    是的,多好。


    发丝随风飘扬,她张开双臂,感受着风。


    “再见,这个残酷的世界。”


    语毕,她放轻松了身体,闭上了眼睛,身体向前倾倒下去。


    原以为自杀很容易,却不想还是被人救下,或许老天真的不想她死,想要继续折磨她吧!


    就在她跳下去的那一刻,她的手被人拉住,她猛地睁眼,看到的却是秦管家的儿子,秦杨。


    秦杨使尽浑身的力气将她扯了上来,“你为什么要救我?”


    她没有悲观,没有懊悔,只是很平静的看着他,询问他。


    因为在跳下去的那一刻,她看到了自己的不舍,甚至有些后悔。想起了那句话,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为什么她就必须得选择离开,成全那对狗男女?


    不管怎样,她也要让霍廷琛得到应有的代价,若是真就这么离去,岂不是便宜了他?


    老天还是眷顾她的,或许得知了她的祈求,只是她万万没有想到,救她的人是秦杨。


    “我跟了你一路,不忍心看你自杀。”


    秦杨的话打破了她的冥想,她问道:“为什么?”


    “因为我喜欢你,第一次见到你就喜欢你,但我身份卑微,知道配不上你,一直没有说出来,方家的事我已经听爸爸说了。”


    “爸爸说你去了霍家,我就在霍廷琛的别墅门口一直等你,期盼你能安然无恙的出来,终于今天我等到了你,一路跟你来了这儿,却发现了你想自杀。”


    “本来我早就想冲上去拦住你,但是想想还是不能那么快暴露自己,因为我知道你还要报仇,霍家还没有为自己的行为付出代价,我相信你不会这么轻易的自杀,但是我错了。”


    “你真的就这么放弃了吗?”



欢迎您与我们联系获取全文,资源整理不易,3元/本。

客服微信me180810(伸手党和秒删党 勿扰 勿扰 勿扰)

声明:本文源于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扫描下方↓↓二维码,快速添加客服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