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0章——禁闭室

中二少年的生存之路 2019-09-12 09:01:47

在这次保护行动之后的报告中,我开枪击伤惠惠的细节被着重调查,虽然人质没有受伤,但是我的行为已经触犯了纪律。

在会议上,我不愿意对我开枪击伤惠惠的事情过多解释,我仅仅是声称当时的情况十分紧急,但是这仍然不是我开枪击伤人质的正当理由,因此我按照严重违反纪律的理由受到了处分。

按照处分规定,我会被关禁闭,同时受到警告,而且在禁闭期结束后提交一份可以认可的报告。

会议结束后,我就被带到了禁闭室,禁闭室内只住我一个人的话还满宽敞的。在禁闭室的这几天我还是蛮轻松了,因为在这里我可以逃避现实。

我一个人孤零零地在里面呆了几天,安静的环境让我可以自己很好地思考,一阵金属摩擦撞击的声音从背后传来。

“有人来找你了。”

禁闭室的门打开了,我从里面走了出来,一步一挪地走进了会面室。看着等候许久的空降哥,我一屁股坐在凳子上。

“这段时间怎么样?”空降哥问我。

“还可以,甚至体重还涨了两斤。”

“你这个样子真的好吗?”

“那又怎样,毕竟这是处分啊。”

“你就真的要拿你的军籍当儿戏吗?或许对你来说这是个退役的机会,我不想你的档案上留下污点。”

“如果这样的话,就没什么好说的了。”

“我再问你一次,那次射击,究竟是有意的还是无意的。”

“有意的。”

“那理由呢?”

“我打偏了。”

“小强!”空降哥有些生气了,从座位上站了起来,我面无表情地看着他。

“同志,注意你的情绪!”一旁的值班员说道。

空降哥又坐下。

“我知道你小子心里在打什么主意,但是现在不是这个时候,而且只需要你一句话,你的这个处分就有指望被撤销......”

“处分可以撤销,我对惠惠的伤害可以撤销吗?”我反问道。

“他们已经被一窝端了,你还要担心吗?”

“你以为我是真的进来关禁闭反省的吗?”

“不然呢?”

“我确实是在反省,但是我反省的不是这件事,我反省的是我跟她的关系。”

“事情已经查明了,是惠惠接到了对方的电话主动要求会面谈判的,这个属于她的私自行动跟你没关系,包括当天在旅馆里面公安的同志们都可以给你作证,除了......”

“除了狐狸。”

空降哥陷入了沉默。

“我知道,最后追击的时候,狐狸没有看到事发的全部经过,但是她听见了枪声,人质腿上的不自然枪上很有可能是我打出的子弹造成的,这些全都是事实,我无可辩驳。”

“可是大家都相信你,你是不可能主动做出伤害惠惠的事情来,谁都知道在医院的天台发生了什么,包括她......我们相信你这样做肯定是有理由的。”

“没有任何理由,那个时候我只能开枪。换你的话,你也会的。”

空降哥关掉了录音笔,将桌上的文件整理好放入档案袋。在空降哥转身离开的时候,我叫住了他。

“她现在怎么样?”

“等你出去。”

“我是问米路,呆呆还在昏迷中吗?”

空降哥扭过头来。

“已经醒过来了,在康复阶段,还有什么要问的吗?”

“影子呢?感觉好久没听见过他的消息了。”

“影子自杀了。”

气氛陷入了死一般的寂静,安静的让人发慌。

砰!

我一拳砸在不锈钢桌子上。

“好吧,时间不早了,你也该回去了。”

空降哥转身离开,但是没走几步又转了回来。

“我这里有一封信要给你。”

“我的信?谁给我的?”

空降哥没说话,将信封放在桌子上就离开了,信封上没有任何署名,我拿着信回到了禁闭室里面。

打开信封后,我掏出了里面的信纸,看着上面清秀熟悉的字体。

读完信后我不禁泪如雨下。

“原来你还是明白的啊......”

擦干眼泪后,我一个字一个字地看完了这封信,将信纸叠了起来,放在胸前的口袋中,我可以放心了。

虽然不知道具体发生了什么,但是这上面的内容却十分地郑重,也充满了真情实感,仿佛看见这封信就能见到人一样。

“你可以,但是我的自己可以原谅我自己吗?”

我自言自语道。

“人的感情还真实复杂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