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朱出糗记 》作者:千山风

人文商州 2021-01-12 16:12:39


老朱出糗记

作者:千山风

老朱参加系统外宣工作吹风会。领导说,记者出没的日子有规律可言的,不外乎年初和岁末。为何呢?年初没钱花,手紧。岁末完征订,有任务。所以这个节点,大家格外要注意,防火防盗防记者······。听到这,老朱一激灵,额头就有了虚汗!去年发生的糗事如针扎的心疼·······

老朱年过半百,乡镇待了多年,去年刚从乡镇长任上调回城里,任了局长,对畜牧养殖工作还是“门外汉”,可人们说了,毛主席不会打枪,还带兵打胜仗呢!咱专门外行领导内行呢!何况畜牧工作,在乡镇也不陌生啊。加上业务上有专业技术人员去抓,自己掌控宏观,稳坐中军帐就是,应该出不了啥岔子。更何况李鸿章李大人都说了天底下最容易的事莫过当官!你说连官都当不了还能干啥?

老朱刚上任的几把火,烧的旺旺的,局里上上下下好评如潮。系统领导,主管领导啧啧称赞。老朱欣欣然,成就感油然而生,倍有面子!暗下决心:在自己这一亩三分地撸起袖子精耕细作,做出点名堂来!

一天早上局务会刚结束,老朱办公室来了一高一矮两个不速之客,递上名片,开门见山:我们是《XX报》记者!老朱肃然起敬,无冕之王嘛!寒暄过后,随之,一个打开录音笔,一个摊开采访本,要朱局长谈谈县上畜牧产业发展状况及前景。嗨,So easy!前几日他刚刚背过的展板内容发挥上作用了,老朱窃喜。于是侃侃而谈滔滔不绝绘声绘色:百万头生猪养殖兴县,公司加农户带动农民兄弟致富,拉动GDP,振兴地方经济云云。等老朱话一落地,高个记者倏尔关掉录音笔,给老朱晃了一下采访本,说:据我们从全县乡镇采访了解,贵县目前存栏数不足五万头,加上几个养猪场,不超过十万头!,离你说的百万头相去甚远呀!按贵县目前四十五万人口,每人养两头,也凑不够这个数啊?老朱顷刻瞠目结舌,嚅嗫无语间,两个记者扬长而去。

老朱头皮发麻,瘫坐在转椅上,虽是数九寒天,脑门子汗流如注!站起来,又坐下。坐下,又站起来。脑子嗡嗡在响,心里把记者老娘问候了无数遍了:这狗日的记者!这如何是好?找班子成员,大家伙看戏呢!巴不得自己出丑呢!找系统领导,丢死人 了!晚上,下定决心,千人敲锣,一人定音!小心翼翼拨通县领导的电话,如此这般汇报了,过了吓人的数十秒的沉默后,电话那边传来两句话:谁说的话,谁负责;谁出的事情,谁承担!老朱本想领导给拿主意,这下倒好!“啪啪”上手给自己两个嘴巴,“真他妈嘴欠!”。

不得已,老朱约了宣传部的老同学,几杯酒下肚,头发少文章多的的副部长同学打着酒嗝说:记者,妓者矣,还不是都为了这个,其拇指食指一拈,Money!老朱一拍脑门:懂了懂了!兴冲冲地出了门。

一连数天,吃饭,买土特产,又奉上车马费,红通通的毛爷爷悉数散尽,终落平安无事来。老朱总算送了一口气。

可谁知,老朱送走两“瘟神”不久,又有该报一拨记者前后脚到,何故?原来,那两记者出办公楼时,四下一扫,大厅的制度公示牌,中央出台了八条规定,人称“习八条”。老朱在此基础上加了一条“不准迟到早退,不准上班干与业务无关的事等等。局里人戏称”朱九条“。记者发现干部职工上班稀稀拉拉,办公室闲聊玩手机上网看电影······。两人便给报社另一拨记者打电话:这儿能切住菜,速来!有了战果,苟富贵毋相忘啊!于是这两人闻腥而至。

  老朱又是”三陪“陪吃陪玩陪乐,和上次套路基本一致。每日红光满面,说着言不由衷的话,陪着不得已的笑脸,心里杀人的心都有!那苦,尤比黄连甚。几番折腾下来,人瘦了一圈,还得了一怪病:晕记者。和晕车晕船一样,一听记者来,顿时六神无主心慌神迷,浑身上下不舒服·······

作者简介:

姚震,网名:千山风。陕西.洛南,70年代生人,闲来写写画画,遇景拍拍照照,偶有小文刊于纸媒或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