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我的关键词(九)

天凉请关窗 2020-11-20 16:56:20

                我现在还是不知道我和崔赢予究竟认识几年了。
        我记得我俩是初一认识的,她非要说我俩是小学五年级认识的。
        好吧,那就是小学五年级认识的。
        那么到现在,九年了。
        人的一生中没有几个九年的啊。

        我俩第一次见面是在赵老师的英语班。
        那个时候听赵老师叫她“崔英语”,我以为一定是这个小姑娘英语学的太好了,老师给她起的外号。
        我和我妈当时都坚定不移的这样觉得。
        后来,很久之后,我才知道,她到底叫什么名字。

        上赵老师的课时,我坐在第二排。
        看着第一排那哥们拿着诺基亚玩玩游戏,回头和第三排的崔赢予唠唠嗑。
        想想当年的自己,是会用录音笔把每堂课都录下来,回去再听一遍的啊。
        当时的自己简直太优秀了。
        可以说是很想赵老师了。
        可惜她人远在加拿大。

        记得一开始我都不知道崔赢予就是工附的。
        后来当我发现她从对面的班走出来的时候,十分诧异。

        唔。
        我初四的时候,由于实在太傻。
        干了一件又蠢又笨的事情。
        崔赢予和我便大吵了一架。
        大概当时已经到了老死不相往来的地步。
        我当时是很难过的。
        初中时候的我本来就没几个朋友。
        随随便便就失去了一个。
        还全是因为自己的原因。

        结果在高中到校的分班单上看见了她的名字。
        说实话,我第一反应是有点绝望的。
        高中的新班级里,就有一位曾有过“过节”的人。
        班级里低头不见抬头见的,太尴尬了。
        后来崔在qq上给我发消息,说之前的事都过去了吧,以后好好处吧。
        老实讲,我当时对“处”的第一反应是处......对象。

        按我高中的为人处世的态度,对待崔赢予的态度大概就是和大部分人差不多,非要说的话,大概会更亲切一些吧。
        但并不熟。

        高考之后的那个假期,约了几个人回去看老师和军训,崔和大星讨论着医大周围有家拉芙丽塔,两个人都很兴奋的样子。
        但是,如今快一年过去了,她们还是没吃上以前的拉芙丽塔。

        上学期我们班组织了一次班饭,吃的时候崔赢予给我发消息,问有没有时间,想把哈尔滨的这些人约出来聚一次,我当时正在吃班饭啊,班饭之后正常还要组织活动什么的,另外我当时总觉得喝了酒去找女生不太好。
        就拒绝了。
        其实当初挺想过去的,因为也确实很想念了。
        我当时给她回了,我想你了。
        后来崔赢予和我吃饭的时候说,这句话,戳中了她的心。
        我还是高估了大学的班级,吃完饭后我声嘶力竭的喊了两嗓子,想尽力组织唱歌,但结果是并没有人理我。
        可以说这顿饭吃得不是很开心了。
        我给崔打电话说,你等我,我过去。

        当时就去了“谭小姐在成都”。
        那是我上了大学以来吃到的第一顿可以称得上是正儿八经的饭啊。
        学校太大天天出不去只能吃食堂或者外卖的日子太痛苦了。
        就很怀念去凯德的日子。
        其实她那天挺丧的。

        说实话跟室友平时出去吃饭是吃不太好的。
        大概是吃不到一起去。
        这一点我俩深有同感。

         于是就这么熟起来了啊。
         所以说,缘分这种东西,想想也很奇妙的。
         我的朋友不多的啊。
         后来才发现,原来我们认识了这么多年了啊。

        上学期大概约了很多次吧。
        就这样,我才感觉我离凯德的距离,从未遥远过。

        说起来室友们一直觉得我有一个医大的女朋友。
        如今得知了我对象不是医大的。
        都拿始乱终弃的眼光看我。

        唔。
        可以说,很久没有这么好的朋友。
        崔赢予有一次称我为亲故。
        这两个字突然就戳到我了。
        这个词我觉得是可以最完美的诠释我们了。

        那么,我最好的亲故,生日快乐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