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救过周恩来、为祖国潜伏一生,却屡遭同胞迫害,背后的故事令人震惊

上海柔盾底盘装甲 2019-01-16 06:08:43

关注我们
更多精彩等你发现!

       她,本是柔弱女子,却从小立志报效国家,19岁参加革命,多次潜入敌营救出中央要员; 她,与丈夫死别,与骨肉生离,为了革命事业四度步入婚姻殿堂,将自己的一生都献给了革命事业,却被认为是无法证明身份的“无名氏”,屡遭迫害;她,登上万众瞩目的高位,又从众星捧月的神坛跌下,锒铛入狱17年,被折磨打断三根肋骨,一生漂泊钉上耻辱柱,却始终对祖国忠贞不渝…

       她,就是一辈子走完传奇人生的中国五大“红色女特工”之一,黄慕兰。

出身书香世家却不安现状

女校读书受变革启蒙教育

       1907年,湖南浏阳当地有名的教书先生黄颖初迎来了自己的长女黄彰定。黄父早年曾与谭嗣同、唐才常等人一同在名儒欧阳中鹄门下受教,思想甚是开明。女儿出生后,他不仅没有要求其像别的女孩那样裹脚,还允许女儿可以跟男孩子一样去学堂念书学字。

       在学堂读书时,黄彰定读到花木兰替父从军的故事,十分佩服木兰的勇气与魄力,便决定改名为“黄慕兰”。

       因为天生聪颖,又喜好文学,1919年,父亲将12岁的黄慕兰送入了长沙周南女校(如今的周南中学)读书,与革命翘楚杨开慧、向警予等人成为校友。 “五四运动”爆发,一腔爱国热血的她同身旁的好友一同积极参加变革,成为学生运动的领头者。

       可由于当时学校教师思想顽固守旧,老师在了解罢课原因后,分别给她们的家里写信,要求家长把孩子接回去教育。不明真相的黄父收到信后以“母病速归”为由,将女儿接回了家。

       虽然入校读书还不到半年,但是在那里接受到的新潮变革思想,却深刻影响了黄慕兰此后的一生。

逃离包办婚姻

赴武汉首次投身革命

       1923年,父母为16岁的黄慕兰指定了一门婚事,对方是一位整天只知道吸食鸦片和打骂丫鬟的二世祖,二人成婚后,丈夫整日游手好闲,好吃懒做。 因实在是无法忍受这样糜烂无味的生活,在结婚的第三年,黄慕兰剪掉披肩的长发,并决定孤身前往武汉,开始了解放妇女的革命运动。

       19岁时黄慕兰成为汉口妇女部部长,成年之后的她变得愈发出挑,当时她在武汉三镇很有名, 据说,那时经常会有一些单身男性会跑到女生宿舍楼下,而且一待就是一晚上,只为能和黄慕兰说上一句话。

       虽然追求者已是蜂拥而至,但是却从未见黄慕兰对谁付诸芳心,直到遇见宛希俨。

       在当时,两人在工作中多次合作,默契日常,虽互有好感,但却始终无法捅破窗户纸,直到后来经过董必武、瞿秋白等人的撮合,二人才算真正确立了恋爱关系。 就这样,黄慕兰与宛希俨在1927年“妇女节”登报完婚。

       她与丈夫用米汤在《圣经》里写过文件、在破旧的小旅馆里对接暗号。 为了革命的顺利进行,她们夫妻二人每天都提心吊胆,但却无怨无悔。在她们的心中,祖国高于一切,人民高于一切,再苦再累也不足挂齿。

黄慕兰与宛希俨之子

为革命宛希俨壮烈牺牲

黄慕兰悲痛欲绝再赴前线

       1928年,黄慕兰为宛希俨生下一个儿子。孩子出生后不到三天,男方便主动提出要前往赣西南领导土地革命。当时还在病床上的黄慕兰虽心中多有不舍,但为了党和国家,她还是允许了丈夫的选择。

       然而让她没想到的是,这一走,竟是诀别。

宛希俨

       宛希俨牺牲后,身为妻子的黄慕兰遭受了重大的打击,悲痛欲绝。 而就在此时,她接到了来自中央的调令。见此况黄慕兰立刻收拾心情,将还未断奶的幼子送往夫家,即可离开南昌前往上海。

       短短一年,这个年仅21岁的女子先与丈夫死别、与儿子生离。在经历过人生的大起大落、大悲大喜之后,她依旧决定将自己的一切都给予祖国。在她的心里,家事永远比不上国家,党与祖国高于一切!

与贺昌相恋完婚

仅一年再次面对生离死别

       初到上海的那段时间黄慕兰并不好过,产后多病,外加对丈夫和儿子的思念,让这个向来坚强无比的女人几欲崩溃。 贺昌长身玉立,才华横溢,年仅21岁时便当选为中央委员。因为工作的需要,贺昌与黄慕兰的交集日渐变多。

       见到她的精神状态每况愈下,贺昌曾多次鼓励她,相比其他的女子,黄慕兰生性要强,不愿服输。可再坚强的女人,也会累,也渴望在难过的时候有个肩膀依靠。可能正是由于这个原因,黄慕兰与贺昌渐渐多了些不一样的感情。

贺昌

       某日,贺昌突然问黄慕兰:“慕兰同志,你看,我是否有可能和希俨同志一样,和你结为革命伴侣呢?” 二人虽早已暗生情愫,但是这样突如其来的告白还是令她有些不知所措。面对贺昌的示爱,黄慕兰没有拒绝也没有接受,只说要去向组织汇报,之后才能给予回复。

       婚后他们夫妻二人积极投身于工人运动,可以说,黄慕兰到目前为止的人生都是在颠沛流离中度过的。可她不在意,因为在她的心中党在哪里,家就在哪里。

 

       1930年,黄慕兰随丈夫同赴天津。在那里因战略部署错误而导致武装斗争失败,贺昌也因此被撤去职务。在反省阶段,他下定决心要去江西苏区打游击将功赎罪,并瞒着妻子向中央提出了申请。

       而这些,直至调令审批通过后,黄慕兰才知晓。

为革命黄慕兰四度结婚

巧救关向应、周恩来

       贺昌走后,党内营救被捕同胞的活动正式开始。

       1931年4月,在上海领导全国工联工作的关向应在闸北他的寓所被捕。为救出关向应,请来了在当时极具威望的陈家公子陈志皋替关向应辩护。要说这位陈志皋可不简单,作为上海滩有名的世家子弟,其不仅整个家族在上海司法界相当“兜得转”,最重要的是他本人也学识丰厚,忠肝义胆。

       决定将陈志皋作为营救突破口后,特派黄慕兰以宛希俨遗孀的身份接近他。 相处中,陈志皋对这位举止优雅、落落大方的女子很有好感,还很快地将其介绍给自己的父亲认识。

       所以当黄慕兰提起,自己有位姑表兄弟(关向应)在上海开酱园,现已被转押到龙华监狱,想请陈律师帮忙保释时,对方几乎是想都没想就答应了下来。 营救任务虽告一段落,可陈志皋对黄慕兰的好感却不可能就此消失。

       在几次告白后,黄慕兰终于答应了可暂时与其交往。

       某日,已经是男女朋友的二人在咖啡馆约会时遇到了陈志皋的同学曹炳生。谈话间,曹炳生说道:“法国巡捕房捉到一名头头,此人五六十岁,是湖北人,满口都是金牙,九个指头。谁想到这个家伙是个软骨头,坐电椅子就吃不消了,什么都说出来了!”

       中年,湖北人,金牙,少一根手指头……这不就是向忠发吗?! 向忠发叛变的消息让黄慕兰震惊不已,她假借头疼之名提早结束了约会,立马回家将此消息告诉了组织。得知这个消息后,在当晚迅速转移,避免了更大的损失。

       1933年,陈志皋向黄慕兰求婚。

       而此时她的心中却始终没有放下远在外地,生死未卜的丈夫贺昌。

       组织得知此消息后,秘密告知黄慕兰,目前革命正处在最关键的时刻,为了能更好的打开局面,你们二人必须结婚。

       就这样,黄慕兰再一次为国家献出了自己的婚姻。1935年5月,她与陈志皋在上海举行了盛大的婚礼。 婚礼前夕,黄慕兰写下:挑灯夜写怀人句,灵犀一点飞还住。珍重万千声,珠阑印泪痕,海天遥望碧肠断。今宵月离绪,压眉低,莫将归路迷。以寄托自己对贺昌思念。

       而她不知道的是,此时她日夜思念的爱人已在长征中牺牲。

为抗日救亡百折不悔

为革命奉献一生却屡遭迫害

       与陈志皋结婚后,黄慕兰的生活终于得到了短暂的安定。

       在上海的那几年,她先后以经济学家、企业家等多重身份穿梭在上海的金融圈里。 更成功将上海通易信托公司复业,为党做上层统战工作开辟出了一个公开的联络阵地。

       黄慕兰的一生都在为国、为党。 面对祖国与名族同胞,她早已将生死、荣誉置之度外。因为通易公司的存在,她曾多次被扣上“资本家太太”的帽子,但对此她并不在乎,只要能为开展抗日民族统一展现创造有利条件,受再多的误解与谩骂对于她来说都无关痛痒。

黄慕兰夫妇与家人的合照

       1949年上海解放,黄慕兰与丈夫陈志皋日盼夜盼的时刻终于到来了。

       正在二人为革命胜利无比雀跃时,曾经的追求黄慕兰不成的饶漱石告诉黄慕兰:因几经潜伏,黄慕兰的真实身份已经无法证实,因此她的党组织关系也不会被承认。其上司刘少文推荐夫妇二人任全国政协委员会的要求,也被一同否决了。

       身份被否决后,陈志皋倍感心寒,决定离开大陆去台湾,而黄慕兰却决定带着孩子留下来。 因为她自始至终都相信自己的国家,她相信,只要她还活着,就一定能等到被党、被国家承认的那一天。

       她拼尽一生想要保护的祖国不会负她、她的信仰不会负她!

       1955年,因受“潘杨案”的牵连,黄慕兰锒铛入狱。被释放后不久,又碰上十年浩劫,那时她只因为皮箱中留了一件陈志皋的长袍,而被强行剃了光头。

       彼时的她每天都要顶着代表着“耻辱”的光头打扫六栋楼的卫生。不停地检查、反复的写交代材料,某次只因她多谢了一句“永不消沉”便被人用皮带生生打断了三根肋骨!

       而这样暗无天日的牢狱生活整整进行了17年。 1975年,黄慕兰走出秦城监狱,此时的她早已没有了昔日的神采与精力。

       近二十年的折磨与摧残已让她瘦成了皮包骨,可即使这样她的脊背依旧没有弯。

1975年出狱时的黄慕兰

       出狱后的日子里,黄慕兰只专业做了一件事——上诉。

       她不求自己的成就被世人知晓,她也不求高官厚禄,她只求她的祖国能够知道她,她的信仰能够承认她!而这条路,她一走便又是八年。1980年,黄慕兰德蒙邓颖超召见,几十年的冤屈终得平反;1991年,黄慕兰党龄被重新确定,她一生都在渴求的愿望终得实现。

       曾经在她身上泼去的脏水,终于被时光涤净。

黄慕兰与邓颖超合照

       1993年,86岁的黄慕兰终于能将自己传奇的一生记录下来。每天口述一盒录音带,过去的岁月一帧帧、一幕幕地好似历史重演。而这个故事,到去年彻底结束了。

       2017年2月7日,黄慕兰前辈在浙江杭州辞世,享年110岁。 作为一名“红色革命家”,黄慕兰将自己的一生都奉献给了她无比热爱的党与国家。

       近20年的牢狱生活不仅丝毫没有动摇这位革命战士对祖国的信任,更加深她对党和国家的热爱。  “好在我生性好强。”黄慕兰总喜欢这样评价自己,而她的人生也确实如此。

       或许身处21世纪的人们,无需再像曾经的革命前辈一般扛枪上战场,但她们的精神却应该一直陪伴我们!

       “只解沙场为国死,何须马革裹尸还。”

       对祖国,我们所有人都应该像黄慕兰前辈一样,永远挚爱,永远热泪盈眶!

来源:《历史人物》

关于柔盾

联 系 人:曹先生

手   机:15821425128

微 信 号:shroudun888

邮   箱:sales@shroudun.com

网   址:http://www.shroudun.com

公司地址:上海市曹安路1688号威隆大厦518 

邮   编:201824

声明:本公众号系编辑转载,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请在30日内与本微信公众号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