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记忆】前门一圈十公里

随心而行 2021-01-12 15:26:58

逛逛北京的胡同已经是我每年几次的固定活动项目,即锻炼了身体,也可以身临其境地感受一下这北京特有的胡同文化,更为了给北京留下一些影像,毕竟这些年北京城已经被能拆则拆,能迁都迁,之前的景儿,之前的事儿,渐渐离远去... ...

先列一列出发前所准备的装备,也是我一般出游必带的几件东西:

1. 相机
相机是必带的,而且随身一带就是两部,一部单反SONY A100,一部卡片松下的FX65。
背着两部累不累,当然不累,如果可能脚架还想带上呢。
一般来说,卡片负责记录旅程,而单反负责主要的拍摄人物,这次为单反准备的两个镜头,一个是ZEISS DT16-80/3.5-5.6, 另一个是50/1.4。定焦只是负责特殊的环境下拍摄,可能有的机会不多,但是体积不算大,重量也不重就同时带上了。

相机的小附件一个不能少,备电和存储卡是一定的,当举起相机时发现没有电和无法按下快门时,会给自己留下多少遗憾呢?

2. 录音笔
原来没有这个东西的时候,都是笔和记录本来在旅途上做记录的,如今科技发展了,我也换装备了,旅途上想要说的如今一录就能搞定,其实还有一个作用就是如果遇到胡同口的老大爷,可以询问一些有意思的话题,直接录下,回家后在慢慢整理。

3. 纸巾
这个多用途,不必再多介绍了。

4. 笔记本和圆珠笔
传统的记录工具,虽说有个录音笔,但是碰到志同道合的朋友留个言啥的,这个就有用场了。

5. 零食
巧克力必不可少,可以补充体力,恢复体能,这个是每每出行必备的零食,尤其是徒步或者爬山的活动。

6. 其他
除去上面的,就和一般出门上班一样了。

有人会问,水没有带,哈哈,这次是往繁华的市区走,又不是往沙漠走,随地都有小卖铺,再说买了水背着多沉呀,进地铁里还要检查,太麻烦了。

广场附近

途径:天安门东站A出口 - 广场东北出口 - 国家博物馆 - 天安门分局 - 东郊民巷

站在天安门东面的地下通道口,被来来往往的人群撞得好似不倒翁一般左右摇晃不同,天安门不是重点,转身钻进地下通道。

进入地下通道后,直奔广场的东北出口而来,进入广场之前依旧是安检,身上没有带任何的瓶装液体,所以我还算是比较顺利的通过了安检。

走上这个世界上最大的城市广场的时候,感觉如今的广场小了不少,不知道是我长大了还是广场真的小了,虽说自从49年建国开始到今日,经过了无数次的扩建,但是在我的心中早已没有了那种广阔的感觉。

天安门广场

天安门广场

天安门广场


原本的户部刑部等衙署、以及仓库棋盘街等建筑在翻天覆地的岁月中已经消失殆尽,随之在这些地方建立起了新的地标性建筑,在广场的西门是万人的人民大会堂,在广场的东侧则是翻修一新的国家博物馆。

从广场东侧的人行横道直接到达了中国国家博物馆。

中国国家博物馆,经过了扩建,目前已经是世界上面积最大的博物馆,小的时候记得学校组织活动的时候还是中国历史博物馆和之内各国革命博物馆,如今一座崭新的建筑展现在了眼前,在博物馆的正门依稀记得当初无数的倒计时牌子矗立的那些个激动时刻,97年的香港回归,99年的澳门回归,08年的北京奥运,10年的上海世博,下次倒计时又是为了什么呢?

如今中央的台阶已经被道道铁栏所阻挡,游人可以从北侧沿缓坡上到高台之上,存包和领票都是在大门的北侧,这次参观不是主要任务,在门口捏了几张继续南进... ...

中国国家博物馆

中国国家博物馆

中国国家博物馆

中国国家博物馆


外观变化不大,什么时候看来要花上一天时间进去好好参观一下新博物馆了。

从南侧的通道离开博物馆,继续向南走,在天安门仿膳的北侧进入一条小巷。小巷里警车颇多,原来是天安门分局的所在之地,沿此继续向南,便是那条在历史上颇为知名的街道 - 东郊民巷。

东郊民巷

途径:

东郊民巷 - 正义路 - 东郊民巷饭店 - 首都大饭店北门 - 台基厂大街
从新大陆转入东郊民巷。

东郊民巷明代称为东江米巷,清朝办理对外事务的机构礼部和烘炉寺即在此设立。当1901年清政府与八国联军签订《辛丑条约》后,将东郊民巷划为使馆区。

这条巷子长约1600米,宽20米,西起天安门广场东路,东至崇文门内大街,基本和东长安街平行,自从1901年开始,这里形成了一个集使馆,教堂,银行,官邸,俱乐部为一体的欧式风格街区,也是目前北京仅存的20世纪初叶的西洋风格建筑群。

不过在历史上也经历过几次大的冲击,一次是在特殊时期里,很多的西式建筑和大多数的文物一样遭受过破坏,并当时把东郊民巷改了个具有当时时代背景的名字 - “反帝路”。另外一次则是在80年代,随着北京建设的发展,汇丰银行旧址,怡和洋行,俄罗斯使馆,德华银行因扩宽道路而遭到毁灭性的拆除,如今的东郊民巷在很多高大建筑和现代建筑的混杂下,整条街的原始风貌已然消失殆尽。


目前也仅能看到一些幸存的点滴来让我们去回顾这段历史了。

东郊民巷

东郊民巷


回想1949年初,当解放军进城仪式的时候从永定门一路开到正阳门,之后由棋盘街转入东交民巷一路向东,宣告东郊民巷这个自1901年开始不准华人入内的街道连同全国一起解放,回归到了人民的怀抱,如今看不到棋盘街和中华门了。


灰色的高墙内虽然隐约可见遗留下的幸存西式建筑,但是如果想近观,墙角的探头还是会齐刷刷的转向你,原来为殖民者守门的印度阿三如今已被身着绿色的武警所代替,不变的规定还是平民不得随便入内。

东郊民巷

东郊民巷

东郊民巷

东郊民巷


36号的北京警察博物馆,原为美国花旗银行北京分行旧址。

而与警察博物馆路对面的最高法院则是俄国使馆旧址。

东郊民巷


正义路

由此向北路的东侧就是当年美国前总统克林顿座过礼拜的东交民巷天主堂。

东郊民巷


在东交民巷与正义路十字路口的东北角,正对着的中融集团和后面的那栋建筑(现为东交民巷饭店)最早是日本正金银行旧址,之后又变为中国民生银行总行。

继续向东,前行不远路北侧就是19号,是原法国邮政局的旧址。

东郊民巷

东郊民巷

而路南侧则是对着首都大饭店的北门,是原德国使馆的旧址。

因为高墙深锁那几栋仅有的建筑,所以索性在墙上拍些光影以留些纪念。

东郊民巷

东郊民巷


当到达与台基厂大街向交叉的路口时,转向南沿台基厂大街南行,在路上因高墙与电线的缘故,红色墙体,英国都铎式风格的比利时使馆旧址只可远观而未拍照。

过了前门大街,即进入了祁年大街,大街东侧的现代玻璃幕墙建筑与东侧待拆而残破不堪的老胡同形成了强烈的反差,下集将讲述前门东里的那些待拆的胡同~~~

前门东

途径:.西打磨厂街,北官园胡同,奋章胡同,草厂,西兴隆街

穿过了前门大街沿着祁年大街一路向南,原本古老的胡同和大杂院已经被这条新修的祁年大街所取代,当初的东打磨厂已经被这条大街一分为二,而东西打磨厂的分界线也从新开路(现在是新革路)向东改成了祁年大街,而打磨厂街北侧的高楼大厦已经代替了打磨厂曾经的商业街上的小店铺,唯有路南侧还存有待拆的胡同。

从如今的西打磨厂街钻进了北官园胡同,这条胡同很可能如今已经不复存在,到处是废墟,成堆的瓦块犹如小山一样。

如今的宾馆已经欢迎不了来自五湖四海的客人,唯有欢迎即将入住的拆迁大队,远处的同仁堂大楼也拔地而起。

院子已经人去房蹋,满目的荒凉。不变的是窗台上的那些植物依旧在默默的坚守,等待着它们自己的春天。

过了西兴隆街就是奋章胡同,和北官园一样的命运,到处可见残破的房屋。

奋章胡同,这个曾经被列为崇文区区级文物保护单位的地方如今在金钱的大潮中已经快被淹没殆尽了,昨日的一纸保护如今却换来了拆迁的命运,姑且先被称为改造修复吧,看看之后的奋章胡同是否还有这个味道。

在奋章胡同说起了味道,确实有一番思考,清末这里因为收粪和晾粪所以被称为粪场大院,如果真要一直追根溯源的话,那个时候的味道确实够味儿。

这个门看构造和样式最少也算个金柱大门了,属于官宦所能使用的级别,里面确实是很规矩的四合院结构,回到家一查确实不是一般的地方。

奋章11号,曾经的湖南会馆所在之地,当时出身湖南的两位共和国领袖也都来过于此,一个是MAO,一个是LIU。

不过湖南会馆早已搬走,目前这里居住的仅是普通的人家,所以被拆的注定的。

过了奋章11号就到了草厂十条,向北就是新革路,和刚才在北官园胡同里能望见的同仁堂中医医院。

和十条相比,八条,九条的可算得上是羊肠小路了,小路两侧整新的外墙没有沧桑,多了一份孤独。

如今的水泥铺地让人看着多少有点不算舒服,虽然多雨的夏季不会出现泥泞不堪的情况,但是我儿时那些与小伙伴一起弹球和剁刀的游戏快乐想必如今的孩子也不会再能体会,当然现在也好似看不到曾经一群群的孩子一起游玩的场景了。

从八条一路向北到了西兴隆街,西兴隆街西接鲜鱼口,东一直能到崇文门,原本的街道不算宽,目前也是改造之后扩宽的,从草厂的头条到十条,原本两侧的上百年的老铺面店如今也仅能从博物馆里的照片里去找寻了。

春夏秋冬,季季不同。在这里,春天不再能听到清晨中小鸟的啼鸣之声;夏天,不能蹲坐在大槐树下看着老人们拉着二胡或是在楚河汉界两岸捉对的厮杀;秋天,走在胡同深处,仰天看天空已经看不到飞翔的鸽子,也聆听不着它们由远而近的哨声;冬天,缺少了踩着厚厚的积雪发出咯吱咯吱的响声,吃不到甜如蜜一般的冰糖葫芦... ...

大江胡同和鲜鱼口街

途径:前门东路,大江胡同,新潮胡同,鲜鱼口街

离开了草厂沿西兴隆街继续向西就是鲜鱼口街,“花市草桥鲜鱼口,牛街马甸大羊坊”这幅涵盖了老北京地名的对联中就有鲜鱼口,说来北京的胡同名字很有意思,很多的胡同一看名字便知由来,鲜鱼口顾名思义就是这里曾经是贩卖鲜鱼集中的地方。

原本一条街已经被新世纪修的前门东路一切为二,东侧的鲜鱼口目前是虽然还保持着很多民居格局,但是与西兴隆街一样已经被扩宽了好几倍,如今看到的街面多以灰色的围墙所遮挡,原来那些商铺林立的街景早已在东侧的鲜鱼口消失殆尽。

走到与前门东路的路口,一座两层明清重檐建筑矗立在马路的对面。

这就是和全聚德齐名的便宜坊烤鸭店,也是唯一一家正宗的焖炉烤鸭店。至于全聚德的鸭子好吃,还是便宜坊的好吃,要我说都好吃,不信自己去试试看,各有特色,各有不同。

没有继续沿鲜鱼口向西行,而是沿着新开辟的前门东路向南步行一段。

朴素的灰砖,沿袭着老北京三十年代的建筑风格,这就是翻新的天乐园剧场。这个剧场如今已经存在了200多年,从清朝开始的兴起于发展,晚清的衰落,到日占时期的焚毁,解放后的重建,再到80年代的再次沦落为台球厅,甚至成为仓库,直到08年重新规划建设。说起这个剧场,曾经历史上京剧“四大名旦”都曾在此驻场演出,毛泽东亲笔题词的“百花齐放、推陈出新”在此发表。天乐园就和百年京剧一起沉浮于时代的海洋之中,直不过如今高额的票价多少让平民无法享受到了京剧的文化,不过话说回来,如今有多少现代中国人肯去看京剧呢。

沿着前门东路走到了大江胡同。

原本如果没有新开辟的前门东路,大江胡同是一条由前门大街通往珠市口东街的一条捷径,当然如今的前门东路也把大江胡同一分为二。当初一条斜街通所包围的扇形地段里,有京城著名的会馆戏楼、果子市、布巷子、绣花街还有老冰窖,不过这些随着北京城的改建也都成为了历史。

从前门东路的西侧的大江胡同口进入,首先见到的就是台湾会馆和胡同口上新立起来的石牌坊,这在北京胡同是从来没有的。

五人上书雕塑,当时中日马关签约之后,台籍举人和在京台籍官员联名上书光绪帝所表明“台地军民必能舍死忘生,为国家效命!”表达台湾同胞强烈反对割台的决心和民意。

由于这座台湾会馆的存在,大江胡同这一段也被打造成了台湾映像一条街,甚至把阿里山的小火车都搬过来了。

沿着这条新的鲜鱼口美食街走了一圈,两侧商铺林立,伙计在门口的吆喝声此起彼伏招呼着来往的游客,确实给鲜鱼口带来了不少的活力,不过也就仅仅是个和全国各个城市都大同小异的美食街一样,也好,最起码也保留下了中华文化中的吃文化。

新.前门大街

途径:前门大街

鲜鱼口西口的尽头就是和北京城有着历史年龄的前门大街,从元朝建都北京开始,这条北起前门箭楼棋盘街,南至珠市口大街的道路就成为了北京这座城市的重要交通干线。前门大街是通往皇城的必经之地,天子出游,祭祀时要往返此道,因此古时俗称这条道路为“天街”。而从明朝中叶开始,人流密集的这条主干路逐渐成为了一条商业街,店铺鳞次栉比,更加发展出来很多的老字号店铺,随着改革开放的大潮,当时的前门大街在京城的商业地位多少有些波动,随着21世纪的来临,前门大街也焕然一新。

远眺前门箭楼和那重建一新的正阳门五牌楼。

曾经复建的那座钢筋水泥结构,悬空设计的五牌楼早已成为了历史,如今严格按照历史照片和文字记载,照原样,原工艺,在原址复建的这座“五间,六柱,五楼”的柱出头式木牌楼与正阳门遥相呼应,牌楼上题写着“正阳桥”三个大字,重现了那个曾为京城最大,最精美,最壮观的牌楼建筑,但是也只不过是原样仿制,那个上百年前人留下的古迹早在上个世纪五十年代随着北京很多的古建一样消失在了历史之中。

鲜鱼口有个便宜坊,在前门就要说到全聚德了,位于前门大街14号的便是如今名扬世界的中华老字号-全聚德品牌的起源店,北京有着“不到长城非好汉,不吃烤鸭真遗憾”的说法,来北京旅游的朋友可千万不要错过了品尝烤鸭呀,提前预订可以少了排队之苦。

随着叮当作响的“叮当车”从前门箭楼缓慢驶来,以旅游商业,文化美食为主题的新的前门大街开启了新世纪的篇章,正迎面走来。

当然,改造后的前门大街,不仅仅有全聚德一家老字号,都一处也在前门大街的36号翻整一新。

都一处的烧麦是北京名小吃,说起名字来临还要说道清朝的乾隆,想当初大年三十不在宫里过年而出来私访,结果发现宫外的很多饭馆都停业过年,独有这个小店仍在营业,故赐名“都一处”,而店家当时并未在意,直至御笔赏赐虎头匾,才反应过来当朝皇帝曾来用膳,便朝天叩拜,而这家小店也就因此得名,并生意兴隆直至今日。

北京铜火锅的FB地点,也和清朝的皇帝有关系,只不过这回不是乾隆而是光绪了,一条龙饭庄至今还保存着当初光绪私访时所使用过的铜锅,而一条龙也是北京比较早的有名回民涮肉馆。

说道酸梅汤,京城曾经有两个地方的最有名,一个是在西单牌楼邱家,一个就是前门大街的九龙斋,如今九龙斋酸梅汤早已经走进了各大超市,所以不用来北京就可以品尝到了。

内联升,可能算是中国最早一批的奢侈品牌了,北京有句俗话“爷不爷先看鞋”。“内”-指大内宫廷;“联升”示意顾客穿上此店制作的朝靴,可以在宫廷官运亨通,连升三级。 内联升就听着就这么顺耳。当初皇帝登基穿的龙靴,满朝文武穿的朝靴都是内联升的,如果来北京的朋友可别忘记带几双手工制的布鞋,说不好就回家就能连胜三级。

要找古籍古书非中国书店莫属,收售古旧书刊、碑帖拓片,经销新印古籍,复制出版中国古籍文献,并为读者补配残书和单年单卷的报刊是它的主营,也是个淘古书的好地方,中国书店在京城有很多分店。

除去上面介绍的中华老字号,自然还有很多没有列出的,前门大街不仅是商业街,在每一个老字号的背后都有着北京的一段故事,一个记忆,一层历史,除去商业的气息之外,能从心底感受出先人们所遗留下来可贵的财富,那些是用金钱无法衡量,用金钱无法复制的财富 - 文化。

大栅栏,拼音实际拼写是DA-ZHA-LAN,但是口头却音译为“大石栏儿”(DA-SHI-LANR),一听到那个结尾的“儿”音就知道是地道的北京话,当你无论用何种输入法以“大石栏儿”的拼音打出的时候,总是不会出现“大栅栏”几个字,因为“栅栏”的“栅”字在字典里就根本没有SHI这个多音,既然是先人一贯传承下来的,不论是字典上如何注音,在路标的告示上如何拼音,虽然写法是“DA-ZHA-LAN”,但是实际读起来还是秉承了传统,来北京的朋友可要注意去那里要问路一定要说成“大石栏儿”,要不按照字典的拼音问路很多人会不知所措。

原本前门大街西侧由北往南的属依次是廊房头条,廊房二条,廊房三条,廊房四条... ...,所谓的廊房就是临街的店铺,可见当时的前门大街两侧是商贾云集的繁华商业区。在明弘治元年,为治理京师社会治安,在北京各条街巷门口,设置了木质栅栏,栅栏由所在地点居民出资修建,从此以后直到清朝末年在北京的街道上共修建了一千七百多座栅栏。其中廊房四条的栅栏由商贾出资,格外的大,因而被称为大栅栏,久而久之大栅栏就取代廊房四条成为这条街道的正式名称。虽然在清末整条街连同那些木栅栏被火曾付之一炬,但是重建之后依旧繁荣至改革开放前期。

老北京有句顺口溜叫“看玩意上天桥,买东西到大栅栏。”还记得小时候每逢过年都要去大栅栏购置新衣服,在那些个岁月春秋里,大栅栏确实是北京为数不多的商业中心之一。如今的大栅栏在随着前门大街的整修一新也迎来新的机会,和前门大街一样,这条长不过300米的街道之内容集了很多老字号,除了旧址老房的北京丝绸商店、瑞蚨祥绸布店、内联升鞋店、六必居酱菜店、荣宝斋文房四宝还徐徐透出百年的光泽之外,青云阁小吃,同仁堂、张一元茶庄、长春堂、月盛斋熟肉店都已经门庭更新了,而如今大栅栏的繁荣也不仅仅局限于一条街道,而是包括了粮食店街,煤市街,廊房头条等多条商业街所连成的一片区域,狭小的胡同,招牌林立于两侧,人潮人海便是大栅栏的特色。

顾名思义“粮食店街”是粮食买卖的集中之地,只不过当初的粮店早已消失,取而代之的则是一座座比邻的饭馆,不过多少和粮食还是沾边的,从生米变为了熟米。

不论是“白二”,‘绿二”还是“牛二”,中国最早的一瓶二锅头就是在粮食店街里的源昇号制作出来的。

大栅栏街1号就是有名的祥义号,以丝绸制衣而闻名,门外那深绿色的铁栅栏就能想象出当时整个商街满是栅栏的情景。

不远就是另外一处丝绸老字号 - 瑞蚨祥,旧北京的“八大祥”之首。

人来人往,多少感受到了小时候那种水泄不通的拥挤,曾经的大栅栏似乎又回来了。

卤煮,北京特有的菜肴,热气腾腾的大锅里容下不仅是一道菜肴,更是一种文化,北京吃的文化。

其实最为让我感到意外的就是这个护国观音寺的大门至今没有拆除,虽然护国观音寺早已不见了踪迹并且在史籍中也难觅其来临,大门之后的大殿也早已变成了大杂院,但是这座大门始终还保留着,希望这座“大隐于市”的护国观音寺能好好保留下来,要不难以向后人解释观音寺街的来临,只盼下次再次探访的时候依旧能看到它在那里。

东琉璃厂

途径:樱桃斜街-樱桃胡同-一尺大街-琉璃厂东街-南新华街-西长安街

沿着大栅栏西街一路向西而下,当在一个岔路口的右侧路边墙壁之上看到那座已经被砖石封死了大门的“护国观音寺”之后,选择右侧的路直接进入的就是樱桃斜街,走不出几步,再向右转就进入了樱桃胡同。

这条不足百米的胡同,宽度如今也不足了3米,原本巷内的皈子庙早已不见了一点的踪迹,而密密麻麻的民宅是北京典型南城的大杂院格局,从门口望去,一条仅供一人通行的小径弯弯曲曲的伸向大杂院的深处,神秘而恍惚。

和南端的樱桃斜街相比,樱桃胡同即短又小,不过出了樱桃胡同的北口,一条更短的胡同就在左手边,不过它却是以“大街”而冠名。

“一尺大街”,算得上是北京城内最短的一条大街,实际上仅是一条胡同,自然也不可能是一尺长,原本这20几步,十来米的胡同南北两侧各有三家店铺,北侧的三家都是刻字铺,而南侧的三家从西到东分别是酒缸铺,铁匠铺和理发店,不过如今这六家店铺早已经改换了门厅,而“一尺大街”这个称号也随着这条街并入了杨梅竹斜街而在地址簿上消失了。

站在当初的“一尺大街”往桐梓胡同北口拍摄。

出了“一尺大街”往北再转入西,老北京著名的文化街-琉璃厂东街即展现在眼前。

如果说现如今淘换古董谁人不知南三环的潘家园,但是老北京的时候,所用的古董和文房四宝,书法字画都在琉璃厂。

原本在元朝大都外的这个制作琉璃的场所,随着明朝和清朝重新建城之后,这里变成了北京城的外城,众多的会馆,和由广安门进京赶考的举子也逐渐让琉璃厂这个地方成为文人汇集之地,自发形成了古籍、书画、文物市场。

不过如今的琉璃厂东街虽然仿古建设得铺面店堂青砖灰瓦,砖雕彩绘古色古香,但是多少冷清的东街多少给人一种凄凉之感。

琉璃厂东街与琉璃厂西街被1927年民国所开辟的一条南新华街所隔断,先比冷清的东街,西街的游人倒是人来人往,虽然是一路之隔,但是景象却是两样。

沿着南新华街一路向北,当闻到和平门全聚德里飘香的烤鸭味道的时候,已经置身于北京的前门西大街,再继续一路向东往前门方向步行,下一站 - 国家歌剧院。

国家大剧院

途径:兵部洼胡同 - 国家大剧院

前门西大街的路北有个兵部洼胡同,虽说明清的六部就在广场附近,但是原址都是在广场的东侧也就是如今的国家博物馆附近,所以这个兵部洼胡同的由来和六部中的兵部并没有多大的关系,仅是在胡同的传说中找到了这条胡同名字的由来,说是在明朝时这里住过一个兵备副使石九奏,人称石兵部,所以兵部洼的“兵部”即由他而来。

而兵部洼里的故事确实也不少,最浪漫的就算是徐志摩和陆小曼的火热的爱情了,两人曾经在兵部洼中街93号共筑的爱巢也不知道是如今的那个院落,而徐中日记里所写到的那一株靠近窗无聊赖站着的寡妇相的丁香也不再飘香,勉强放了几朵珠子大小的寒伧花朵也不知道如今是否开始茂盛... ...

兵部洼北口东侧那块可能是文昌阁遗迹的“螭首龟趺”也已经不知道搬放到到哪个博物馆的地下室了。

虽然与繁华的天安门广场和前门商业区近在咫尺,但是这条不长的胡同中所体现的是一种宁静和古朴。

兵部洼的北口向北望去,西长安街对面的红墙衬托前,一座犹如巨蛋的钢架结构在太阳的照射下闪闪发光,它就是国家大剧院。虽然这个建筑的从开工开始就饱受众人的诟病,一个如此设计现代化的建筑多少影响了红墙黄琉璃的古迹氛围,但是它最终还是在这片古色之中落下脚,其实这份古色早已在50年代就已经被破坏,何怕在新的世纪再次破坏,再过半个世纪之后自然会和它东面的那个浅黄色花岗岩建筑一样也会成为一段历史,而会时间的发展融合一体,不是有一位名叫贝聿铭的华裔美国建筑师还将一个玻璃金字塔放在了法国卢浮宫广场之上了吗,显然现代与古典的建筑混搭也算是一种潮流了,不过唯一担心的就是国家大剧院不要有戴高乐2E候机厅和迪拜机场第三候机厅同样的命运就好,毕竟后两个出现坍塌的建筑都是出自安德鲁之手。

耗资在26亿以上的国际大剧院,不管设计方案是否合理,只是希望不仅仅是一些欣赏所谓高雅艺术的场所,希望这所建筑能带来比建设1万多所希望小学而对于整个民族,对于国家带来更多贡献,一个国家的文化的高雅程度不在于是否有现代化的歌剧院,最基本的则是是否能让本国的孩子都有安全的教育环境,是否能有最低的文化教育保障。

使鬼为之,则劳神矣!使人为之,亦苦民矣! - 《史记.秦本纪》

国家大剧院

国家大剧院

国家大剧院

国家大剧院

从天安门东走到天安门西,短短十公里。就如同从昨日走到了今日,在前门这一圈十公里的街道,胡同里穿越了不同时期的历史,仿佛感受到了繁荣到没落,再到崛起和复兴的种种轮回,北京城几百年的历史就在这短短的十公里中叙说着,以建筑为证,以民为证,演绎着一段段的故事和传说。

欢迎交流北京的这些事儿,可以随时联系13691001117(吾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