结婚当天,豪门丈夫意外身亡,面对1000万财产她竟说不要?!

天下大视野 2020-04-15 01:14:46

 

 01 


  明明前几日的S城还晴空万里,此刻却下起了绵绵细雨,就好似在为离别的人哭泣。


  黑色的雨伞下,一个打扮精致的女人望着面前墓碑甜甜的微笑着。


  墓碑上,挂着一张黑白照片,照片上的男人看起来很年轻,不过二十几岁的模样。


  男人好似不喜欢笑,照片中的他也是面无表情,剑眉下是一双凌厉而深邃的大眼,就算是这黑白的遗照,也是给人一种浓烈的压迫感,想来生前也是一个雷厉风行的人!


  墓碑上刻着几个字:亡夫宋少卿之墓,爱妻陆梓苒泣立!


  宋少卿——S城最具权势的男人,宋氏总裁,十八岁获得国际知名大学博士学位,二十岁接手宋氏,短短七年便是将宋氏发展成国内数一数二的大企业。


  只是他重心都在宋氏,二十七岁一直单身,传说中的高冷禁欲系男神!迫于家族压力,无奈与陆氏千金陆梓苒订婚。


  只是、原本的订婚宴,却变成了他的生死劫,还没来得及赶到订婚现场,他便遇到对手埋伏死在了途中!


  精致的女孩蹲下了身子,身边为她撑伞的男人也蹲了下来。


  只见她伸出那纤细的双手去摸了摸照片中人的脸,她的指甲涂得花花绿绿的,很漂亮。


  “少卿哥哥、还痛吗?你那么爱干净,他们却让你走的时候浑身是血,这么脏你肯定很难受吧?


  不过你放心,我会让他们更脏的!你脏一寸,他们就要脏一尺!”


  女孩的声音渐渐的冷了下来,身旁的男人担忧的叫了她一声。


  “梓苒,别这样,少卿哥也不希望你这样。”


  女孩转过了头,原来那一直挂在脸上的笑容不知何时已经没了。


  “木宇哥,少卿哥哥走之前浑身是血,他洁癖那么严重的人怎么受得了?”


  泪光盈盈的双眼中带着怒气与仇恨,涂着粉色唇彩的樱桃小嘴此刻微微上翘,配合眼中邪魅的仇恨,给人一种诡异的感觉。


  明明只是一个二十来岁的小女孩,三天前还兴高采烈的说着她居然完成了全S市女人都未完成了梦——嫁给宋少卿做妻子!


  可为何她还没来及见到他穿戴整齐跟她求婚,他们便阴阳相隔?


  “梓苒,听话,让少卿哥安安心心的走。”


  “安心?”陆梓苒笑了,站起身看着身边一大群的人!


  “怎么安心?让我一个人在这世上他真的安心吗?把这宋氏交给我他真的安心吗?


  他没有和我说过一句话,唯一的交流就是点点头,我甚至没有走进他身边半米范围!


  我在那么高兴我嫁给了所有女人想嫁的对象的同时,我也在难过,其实我爱的他根本不爱我!


  可是、直到他离开了才知道,原来他爱我!爱到去世前一刻能用尽全力给我留一段录音!爱到把宋氏交给我!


  那是他唯一跟我说的话!那么多句,他的声音那么有磁性。可是,我再也听不到了!再也听不到了!”


 02 


  三天前,订婚宴上……


  “少爷怎么还没来啊?宾客都到齐了!”耳边王妈又在抱怨了。


  陆梓苒摇了摇头,笑道:“王妈、放心吧,少卿哥哥肯定在来的路上了!”


  “少夫人,你就是太为少爷着想了,你这样啊,以后会吃亏的!”


  “只要和少卿哥哥在一起,吃多少亏我都愿意!”


  陆梓苒穿着洁白的礼服,齐腰的青丝半披着,像极了从童话里走出的仙子,开始向往着和王子幸福生活的样子……


  “少夫人、少夫人不好了,总裁出事了!”秦风慌慌张张的跑了过来就吵着陆梓苒喊道。


  陆梓苒正在幻想她幸福的婚后生活,面无表情的看着面前的秦风。


  “你什么意思?”


  “总裁出事了,总裁遭到了袭击,已经、走了”


  “你开什么玩笑?是不是少卿哥哥不愿意娶我,故意这么说?”陆梓苒愣住了,强抓着裙摆装作镇定道。


  “总裁现在在医院,你快……”


  秦风的话还没说完,陆梓苒就已经跑了出去,穿着高跟鞋的她,跑起来有些困难,忽然两脚一踢,直接将高跟鞋给脱了,双手抓着裙摆就疯狂的跑了起来!


  宋家和陆家都是S市的大家族,订婚更是全程直播着,陆梓苒忽然的落跑,让观看的人面面相觑,原本就没见着新郎的订婚宴此刻连新娘也跑了,也不知是发生了什么?


  可陆梓苒哪有时间在意这些,她只知道跑,好在秦风追了上来,开车将她带到了市医院!


  那个手术车上的男人脸好熟,不苟言笑的模样像极了她今日要订婚的对象!


  可是他脸上脏兮兮的,还有血!肯定不是他!他有洁癖她知道的,怎么可能容忍自己的身上这么脏?


  她走近些,原来男人不止脸,浑身都是血,脏兮兮的,胸口处的血最多,衣服还被穿了一个洞!


  “秦风,他是谁?和少卿哥哥好像!”陆梓苒笑着问道“他好像生病了,看在和少卿哥哥相似的份上,给他找个好医生。”


  “少夫人,那就是总裁。”秦风闭了闭眼,十分惋惜的说到。


  “不是!才不是!这人这么脏,只是和少卿哥哥长得像而已!你看,他的眼睛,根本没有少卿哥哥的凛冽!”


  “那是因为他闭着眼!”一道声音传来,陆梓苒看着又一个男人走了过来。


  “木宇哥、你来啦?我们去找少卿哥哥,他好像要逃婚,我们把他抓回来!”


  陆梓苒像是抓到救命稻草一般的呼喊着,季木宇看了她一眼,大手一揽把她抱在怀里。


  “这就是少卿哥,他走了。”


  “不是的,不是的,他的眼睛和少卿哥不像,嘴巴也不像,鼻子也不像!眉毛也不像!”


  陆梓苒咆哮着,季木宇看了眼车上的男人,心疼的捧着陆梓苒的脸说到。


  “他就是少卿哥,只是闭着眼睛了,嘴巴不动了,鼻子不呼吸了,眉头不皱了!”


  “不是的,他不是少卿哥哥!不信你看,他……”


  陆梓苒推开季木宇,拉着车上男人的手要给他看,可、话没说完便是愣在了那里。


 03 


  男人的手那么冰!丝毫没有一丝正常人该有的温度。女孩闭上了眼睛。


  “木宇哥,这肯定不是少卿哥哥,少卿哥哥只是外表冷,他的心肯定是热的,他的手肯定也是热的!这个不会是他!”


  手中还抓着一只冰冷的手臂,她丝毫没有感觉,季木宇摇了摇头,让医生将宋少卿给推走。


  “不要!不要!”陆梓苒伸手拦了下来,被季木宇抱在了怀里。


  “少卿哥走了,梓苒,你要坚强点!”


  “不要!不要走!木宇哥,别让少卿哥哥走,我们还没订婚,他还没跟我求婚!不能走!不能走!”


  她在挣扎着,视线看着,车上男人之前被自己抓着的手垂了下去……


  “陆梓苒、少卿哥走了!你坚强点,你还有事要做!”


  季木宇拉过她,双手死死擒住她不安挥动的双臂。


  “少卿哥有话跟你说”


  “跟我说?什么话?”她呆呆的,有些没反应过来,季木宇从手中拿出一只录音笔,打开、那个她从电视里听过千千万万遍的声音传了出来。


  “梓苒、我的未婚妻,对不起,我没能赶到现场,让你一个人面对那么多的难堪。


  你高兴嫁给我的同时,我也高兴,娶到你,是我这一生最幸福的事情。咳咳”


  宋少卿的声音很颤抖,好像咳了两下才继续说着。


  “我可能不能陪你走下去了,对不起,我甚至还没来得及牵牵你的手,和你去看你爱看的夜空,咳咳


  梓苒、你要坚强,若是我没有撑过来,你就去追求你的幸福,我名下的股份和财产已经全部转移到了你的名下,咳咳


  记住,若是我真的不在了,照顾好自己,你打理宋氏,可以请你爸爸帮忙,也可以找木宇和秦风,他们两个是可以信赖的人,唯一可以信赖的人,咳咳咳”


  声音越来越弱,陆梓苒的心越来越颤抖,却不敢有一点的动作,就怕会听不清男人的话!


  “梓苒、别看我的模样,会吓到你的,要好好的,幸福的生活下去。


  再见了梓苒,我不是高冷,不是不愿意让你靠近我,是因为我爱你……


  再见了,梓苒,我爱你、老婆”


  说到这里,没了,最后的两个字,若不是此刻环境极度安静,若不是都在仔仔细细的听,怕是都听不见!


  陆梓苒没听够,从季木宇手中抢过来录音笔又开了一遍,然后、那施了粉黛的小脸,那琉璃一般的双眸忽而流下了眼泪!


  “少卿哥哥怎么知道我喜欢看夜空的?”


  “你喜欢的东西他都知道,他很爱你。”


  “为什么?”陆梓苒死死握着录音笔,朝着季木宇吼道“为什么爱我都不让我知道?从小到大没有跟我说过一句话,我一靠近他就朝我瞪眼?”


  季木宇看着这个样子的陆梓苒很是心疼,却又无可奈何,只能是努力安慰着。


  “他好像有着什么特殊的原因,所以不敢让你靠他太近,不敢让别人知道你们的关系!”


  “特殊的原因?我爱了他八年,整天整天的围绕着他转,结果他明明喜欢我都不敢说出来!”


 04 


  “梓苒、少卿哥已经走了,你要勇敢起来!他将宋氏交到你的手上,你不能让他失望!”


  “我不要宋氏,我不要宋氏,我要少卿哥!我要宋少卿!我只要宋少卿!”


  陆梓苒手里死死的握着宋少卿的那只录音笔,朝着季木宇咆哮。


  季木宇无奈只得死死把她抱在怀里,任她哭,任她闹。


  “我知道,我都知道,你这样子少卿哥不会安心的,少卿哥走了,让他放心的离开好吗?”


  妆花了,头发乱了,可是陆梓苒似乎毫无察觉,宋家的人都在周围,全都在看着陆梓苒。


  “看着你周围的人,他们都是少卿哥的家人,但是他们现在眼睛盯着的,都是少卿哥的财产!”


  季木宇低头在她耳边轻轻的说着,她抬起头,用那已经哭花妆的双眼看着周围的人。


  在他们脸上,好像没有看见多少伤感的表情,反而,他们都在好奇的盯着自己!


  “现在少卿哥的财产全在你的手上,若是你不勇敢起来,他们会毫不客气的夺回去!”


  “给了他们,宋少卿会回来吗?”


  陆梓苒的回答在季木宇的想象之外,却又无可奈何。


  “不会!但是宋氏是少卿哥送给你的礼物,他死之前送给你的遗物,你确定要将它送给别人?而且,害少卿哥的人也是在打着宋氏的主意。”


  “害他的人是谁?”女孩的脸上第一次露出了野狼一般的眼神,让得季木宇都不由得怔了一怔。


  “不知道,但是、我相信总有一天能查出来。所以,你要先摆平面前这堆人,稳固你的地位,才能查下去。”


  陆梓苒面无表情的看了眼周围的人,眼神犀利得像是要将周围的人看穿。


  一些人开始逃避她的眼神,她也没在意,继续看着,然后又将视线回到了季木宇身上。


  “木宇哥,你要帮我”


  “不管你做什么,我都帮你,这是我对少卿哥的承诺!”


  ……


  S城墓地。


  “少卿哥哥,我会给你报仇的,我会把宋氏打理好的,我可以的!”


  陆梓苒伸手最后一次摸了摸墓碑上的照片,站起身子朝着一直静静的站在她身后的秦风吩咐道,“召开董事会!”


  “是”


  秦风应着声,周围好多的人都是不可思议的看着她,她转过身,甜甜的笑了一下。


  “你们要是不想参加也可以,反正你们也没有什么说话的余地!”


  “你!”雍容华贵的中年妇女有些气愤的手指着她,她却笑了笑,轻轻的伸手就推开了。


  “我说的是实话,后妈!”


  “陆梓苒,你还有没有家教?”又是一道女声,是那中年妇女身边的年轻女子,陆梓苒认得,宋少卿后妈带过来的继女,顾佳佳。


  “当然有,我现在是你的嫂嫂,你这么和我说话就有家教?”


  “我哥都死了,你们订婚宴都没完成,结婚证都没有,算什么嫂嫂?你以为在墓碑上刻一个你的名字你就是宋家人了是吧?”


  陆梓苒忽然笑了,看着顾佳佳,看着她那脸上厚厚的粉底泛起了恶心。


 05 


  “顾佳佳,你是不是忘了一个很重要的问题?”


  “现在宋家是我做主,除了你们手上我老公送给你们那点少得可怜的股份以外,你现在住的吃的用的,都是我的!


  要想以后安安稳稳的生活就给我闭嘴,别在我面前使绊子,我没空搭理你们!若是不想过这安稳的生活,就给我滚出宋家!”


  “你还要不要脸?那是宋家的东西,你一个没过门的媳妇有什么资格拿?你识趣的话最好马上交出来!不然,可别怪我们不客气?”


  陆梓苒歪着头,伸手理了理那一头短发,看着站在宋少卿继母顾旗云身后的二叔宋质阳。


  “我倒是很好奇你要怎么对我不客气?”


  “陆家真的是没把女儿给教好,我今天就替陆少奇教训教训你!”宋质阳说着,伸出手就准备朝她脸上打去,要给他个下马威!


  看着那离自己脸越来越近的手,陆梓苒笑得越发的鬼魅,垂在一旁的手已经随时准备出动了却没来得及,因为有一个人比她快了一步!


  “我倒要看看谁敢教训她?”


  季木宇的声音依旧带着他独有的痞子气,若不是他的眼神,或许大家都会认为他是在开玩笑。


  手微微一用力,宋质阳的脸色就变了起来,然后他一甩,那人便随之退后了两步。


  “这是我宋家的事,还轮不到你季家的人参与。”虽说吃痛,宋质阳还是大言不惭的说着。


  “我就参与了,你能把我怎么样?”


  “你!”宋质阳气愤不已,却因为季木宇越来越冷暗的目光闭了嘴。


  “宋少卿临走前交代我要照顾好她,以后她的事就是我季家的事,若是你不满,可以和我季家开战,


  我倒是想看看,凭你,能不能撼动我季家一丝丝的地位?”


  季木宇没有了之前和陆梓冉说话时的那种大哥哥模样,痞子气中带着阴郁的寒冷,让得宋质阳的眼神多了一丝慌张。


  季家、宋家和陆家是S市三大家族,就是宋少卿也不敢说把季家给打压下去,更何况是他宋质阳!


  陆梓苒没在意那一脸惊恐的宋质阳,而是直接转身走了,就算季木宇没在,宋质阳那巴掌也落不下来,在她陆梓苒面前玩武力,他还嫩了点!


  ……


  陆梓苒走进宋少卿的办公室,推开门的那一刻就愣住了。


  办公桌那坐着一个人,此刻正认认真真的敲击着键盘,好像在忙着办公。


  她望着他,那再熟悉不过的容颜了,嘴唇微抿,剑眉微皱,可能是被工作所扰。


  她嘴巴动了动,最后忍住了,他办公,她就不打扰了。


  只见那人站起了身子走到了落地窗前,也不知在看什么,很入神的模样。


  “少卿哥哥,我可以进来吗?”她轻轻的问着。


  “梓苒。”男人转过身,看着她微微的笑了一下,就只是一下,就好似勾了她的魂一般。


  “少卿哥哥,你笑起来真好看!”


  站在她身后的秦风很是吃惊的望了她一眼,再看了办公室,明明空无一人,她和谁说话?


 06 


  陆梓苒轻轻的走了过去,她脚下的高跟在安静的办公室里传来噔噔噔的声音。


  男人一直在朝着她笑着“梓苒,你长高了。”


  陆梓苒羞得红了脸庞,伸手抓了抓柔顺的短发。


  “只是穿了高跟鞋,少卿哥哥我……”她话没说完,一抬头,发现原本站在窗边的男人不见了。


  “少卿哥哥!少卿哥哥!”她转来转去的到处寻找,却始终没发现男人的身影,只有着秦风正怪异的看着自己。


  原来、原来一切都是错觉,都是她在幻想!


  “夫人,你别哭”秦风看着刚才兴高采烈的她忽然间落下的泪水不知所措。


  “秦风,我刚刚看见少卿哥了,他就站在那里,就站在那里!”


  “夫人,你别这样,还要开会呢!”


  陆梓苒止住了哭泣,对!她还要开会,还有事要做!还要给宋少卿报仇!


  “他们都到了?”陆梓苒伸手擦掉了脸上的泪水。


  “到了,都在会议室等着你。”


  “那就让他们再等会儿,你先出去吧,我一个人待会儿。”


  秦风走了,办公室只剩下她一个人,轻轻的走到办公桌前,这里好像都有着宋少卿的气息,她闭上眼睛,努力的感受着。


  可她根本就没有近距离的接触过他,怎么会知道他的气息是什么样?


  也不过,就是她幻想的罢了……


  桌子上有着一个小小的相框,好奇的拿过来一看,那分明就是她啊!好小,应该不过六七岁的模样吧!


  他怎么会有她小时候的照片?难道他从那个时候就喜欢自己了?


  不可能!他可讨厌她了!


  可他给她的录音里,说了他爱她的!陆梓苒看着那照片,哭了又笑了。


  “宋少卿,你好残忍,要到死之前才告诉我你爱我!”


  半个小时之后,宋氏集团董事会议室。


  一身黑衣的她,刚走到会议室门口便听见了里面传来的不满声,妖媚的笑了笑,拦下了秘书,伸手一把推开了会议室的门。


  “看来大家等我都等得不耐烦了啊!”


  就算见过了宋少卿那豪华无比的办公室,却也还是被这会议室给怔了一下。


  两百来平米的会议大厅,奢华到极致的真木会议桌,一桌一椅全是定制!


  只是会议桌上倒是没有多少人,看来不过十来人的模样,这、便是宋氏的董事会成员了!


  陆梓苒倒是好奇的看着坐的最靠前的两人,宋质阳和顾旗云,那两人的脸色很难看,想来是对自己很不满!


  看到自己一出现就没人说话了,陆梓苒诡异的笑了笑,走到了主座坐下,看了看左手边坐着的宋质阳。


  “之前我老公都是坐在这里给大家开会的?”妖媚的大眼扫了扫众人,发现大家对自己这个坐在主座的人都是有些……不以为然!


  她手中的资料一扔,“是不是大家觉得我做不了宋氏的总裁啊?”


  “陆梓苒、你以为宋氏是你想象得这么简单的?它有多大你知道吗?它的经营范围你知道吗?它有着多少员工你知道吗?


  你一个未经世事的小丫头,真的坐得下这个位置?”


  说话的是宋质阳,他早就等的不耐烦了,一上来便开始发难。另外一侧的顾旗云,倒是没有着急开口,他那老谋深算的脸上挂着一丝的不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