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起龙霞路

未完城 2021-01-12 13:11:09

有声的故事

无声的情怀

欢迎打开鎏金的故事机

这里是未完城,我是鎏金



1/

刚在浴室顶着花洒忘我的冲水,本想放弃又执笔写下此文。


高中在龙霞路上。

我在这里生活了三年。


我还记得在高考前的某个下午我在爱丽姐姐办公室说,毕业后我绝对不会回来了,一定。多半是对那个阶段的自己的不满。离开高中快一年了,期间去了几次,其实也没什么事,就是想去,于是找了个“路过”的幌子,冠冕堂皇的在学校里晃荡。


我在高三(1)班寻找我曾经使用过的课桌,我记得我在桌面上用铅笔写着宋体的“杭州”;我在楼道里碰见曾经的任课老师不用回忆,张口就能叫出“麻老师好”;我还吃了一遍食堂的饭菜,那个被我吐槽的体无完肤的食堂,那个被我嫌弃三年的食堂,在离开后居然还想再吃一遍。


(某鞍钢出厂的极品钢铁男的镜头下的“杭州”)


(当然是在2017的上半年的某一天咯~


那些什么瓯海区最好的厕所,瓯海中学的停车场,这些梗在和旧友闲聊时也是时常提起,然后便是默契的长笑。



2/

我现在竟不知道要以怎样的笔调来写一段这样的文字,或是说以一种什么身份去怀念那段时光。


哦,我是2017届的毕业生,来回忆母校了。

哦,有什么好回忆的。


嗯,那又有什么好去想的呢?

因为里面还有值得我留恋的人吧!


(塑料姐妹花,罩了我三年的“大领导”)


(上周再次“路过”时,然而我想把我的大脸藏在后面)


(我大哥,今年带高三,明天送考去哩,锦鲤呀~其实我想放他18岁的照片滴)


(我阿扎,带我飞滴~)


(我女神,话不多说,我高一就认了,铁杆迷弟~)


(还有娴姐姐啦~猜吧,哪个最美就是她~)


还有,还有,那些我在《高考日历》上记下的事,那些晚上我在操场上用录音笔录下的事,那些消息记录里发生过的事。



在只有一个人的寝室敲下这篇。

好了,那篇《情起龙霞路》我还是想再放一遍。



情起龙霞路

三年,

一年半给了语代,一年半给了自己。

两年给了瓯中梦,一年留给了高三。



2016年,

你只庆幸高考与端午相连,

暗暗的计划着一周的假期。

回去后高三楼不见了灯光,

心生异样——


从那个下午开始,

你正式在高三楼里落户,

教室里的倒计时不停地逼着你向前,

这时你才真正意识到,高三了。



你是否充满过希望,

却又再次陷入迷茫。

一次次下发的成绩单对你而言,

是肯定还是一阵心凉?

你是否怀疑过自己七选三的选择,

却又坚定地拿起书本背起了重点。

是否一边和同桌悄悄的说着小情怀,

一边时刻关注老师突如其来的提问。

是否在困意中记下外星文般的笔记,

是否还留恋在教室电脑里的小游戏。


高三注定会是充满矛盾与变化的,

我们只能一边摇头一边学会接受。

就像月落垟边的杨柳,

在岸边以纷飞的柳絮抗议风的叨扰,

仍然以静默的姿态承受时光的流逝。



时间迫不及待的拉着我们向前,

我们匆匆回首,

只说一句再见何以心安。

折下拂了三年的杨柳枝,

跨上前行的甲板,

我们害怕离别,

却不会害怕重逢。

这样的我们在日后相遇,

才好坐下捧一杯茶,

凝视着已然亭亭的柳树,

笑话那天泪光闪闪的笑意。


三年,

多少时光悄然隐去,

希望你曾经的决定都能让你心安,

希望你今后的目光都能坚定勇敢。


希望你不管走到何处,

都能想起曾经的相伴相知,

希望你永远年轻,

永远热泪盈眶。



楼外的龙霞河,

渔人撑着船一如既往地划过,

在湖水中荡漾起柔软的涟漪。

杨柳被微风吹得高扬又落下,

夜晚水心的烛光飘进了梦乡。


塘河水滨秋水长天,

红叶翻飞迟迟不落。

我们施施行于校园,

看今朝又是落絮飞扬。

只盼此行,你我都能,

扬帆破前浪 折柳尽海航。





以 · 前 · 的 · 故 · 

点击图片即可阅读全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