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时代人民教师人身安全守则(外一篇)

祖庆说 2021-01-12 15:07:35

网络时代人民教师

            人身安全守则(A版)

总则

总则

百年大计,教育为本;教育大计,教师为本;教师发展,安全为本。


鉴于最近各地教师人身安全频受威胁,为确保广大教师的人身安全和心理健康,特制订本守则,望各级各类一线教师自觉执行。

第一条

坚决不在家长群抢红包,不接收家长发送的任何形式的红包。


第二条

坚决不在班级微信群公布任何一次学生考试、听写以及其他作业的平均分和名次,以免心理承受力差的孩子失去学习自信心乃至崩溃,也避免一部分成绩优秀的孩子从小傲娇。

第三条

批评学生之前,务必组织一次全员安检,主要检查学生有无私带危险物品,比如录音笔等。

第四条

学生之间发生纠纷,不能同时把两位家长叫到学校,万一家长一激动,误伤教师。

第五条

学生上课要上厕所,建议由两名身体强壮的学生陪同,且走廊最好铺红地毯,全程录像,以免摔倒,发生安全事故。

第六条

教师生病住院,预先在病房门口安排2-3名便衣保镖,以免有人借探望为名,实施暴打。

第七条

万一当地ZF暂时拖欠教师绩效工资,参与集体讨薪前,先练好自己的手腕,万一被铐,不至于当场脱臼。

第八条

实在忍不住,想要打一下学生屁股(或任何地方)以示警戒,心里默念:“不是我亲生的,不是我亲生的,不是我亲生的!不能打!”

第九条

万一自己的孩子刚好在自己班,想打一下他(她)屁股以示惩罚,心里默念:“是我亲生的,是我亲生的,是我亲生的!舍不得打!”

第十条

喝牛奶之前,先认准产地以及商标——最好随身携带一双测毒银筷。

第十一条

办公桌前、床头、教室,各放一本《阿Q正传》,每天读十来页,提升职业自豪感。有人侮辱时,对着天花板大声喊:“老子!老子是太阳底下最光辉的职业!你们,你们算什么?!”

第十二条

不行!《阿Q正传》属于和教学无关的书,此类书,一概不能放在教室、办公室,且,牛奶也不准带到学校喝。最好,吃的是草,吐的是奶。


B版

                            【总则】

百年大计,教育为本;教育大计,教师为本;教师发展,安全为本;安全大计,忍字为本。


鉴于最近各地教师人身安全频受威胁,为确保广大教师的人身安全和心理健康,特制订本守则,望各级各类一线教师自觉执行。


第一条

第二条

 忍

第三条

第四条


第五条

第六条

第七条

第八条

第九条

第十条

第十一条

忍无可忍

第十二条

还需(须)再忍



【编后语】


期末到了,老师忙碌。写个安全守则,不纯粹为了吐槽,也为了让老师们无奈地笑笑。


当然,我坚信,尊师重教的家长,还是占大多数的。不能因为少数的奇葩行为,就对整个职业失去信心。


我们,还是要相信,还是要等待……




【外一篇】


李政涛:社会需要为教师做些什么


有学生在体育课上玩耍,不慎自己摔倒,造成身体伤害,家长送孩子去医院动手术,术后打电话给校长:“我儿子明天出院,请你们学校明天派人带5万元到医院,如果不来,我们就在各大媒体曝光,而且,你,班主任,体育老师都要承担法律责任!”面对家长的威胁,校长该如何抉择?教师又该如何面对?接下来,将会发生什么?

有老师在课堂上,因为学生做出了出格行为,且屡教不改,忍无可忍中爆出粗话并动了手,立刻被学生记录在案,结果家长大闹校园,攻入校长办公室静坐,直到公布教师处理结果为止。 

有家长让孩子携带录音笔,甚至微型摄像机,进入课堂,随时随地把教师的语言和行动录制下来,以备不时之需。

有领导为了迎合领导的领导或某些重要活动的需要,当然,大多数是与领导的业绩和脸面相关的活动,要求学校不惜停课派学生参加,学生变成供领导表演和展示自我的道具。

有单位以评估、检查的名义,穿上各种制服,任意穿行学校各个角落,校长和教师只能躬身迎接,笑脸相迎,有时不得不中断正常的教学秩序。

今日的学校教育,已经被迫处于聚光灯下,时时处处接受大众的审判,稍有不慎,即遭致家长的愤激、媒体的批判、舆论的抨击,各种对教育的围观、对教师的围剿、对学校的控诉此起彼伏。

我不是为师德低下、犯错甚至犯罪的教师辩护开脱,毫无疑问,这类教师必须承担自身的严重责任。但是,我也必须指出,任何职业都有败类,这些败类总是人群中的少数,不能让整个群体为少数人的错误埋单,不能由此失去对教师职业的敬畏与尊重。

我还想强调的是,教师也是人,有人的情感,有正常人的需要,尤其有被理解、被尊重、被宽容、被呵护的需要。

为人师表既是教师的光环,也是教师的束缚:他/她愤怒的时候,不能发泄;他/她伤心的时候,不能流泪;他/她有需要的时候,不能满足。他永远需要充满耐心、和颜悦色,奉献、牺牲成为他的宿命。总之,他必须克制、克制、再克制,压抑、压抑、再压抑……

我更想表达的是,社会大众总是对教育和教师抱有习惯性思维:总是强调学校教育要满足家长的需要、社会的需要,常见的提问方式是:今天的教育,还适不适应社会发展的需要?如何不适应,是否需要改变,如何改变?

但很少去反思,今天的社会发展,是不是适应教育的需要?是否适应学校和教师的需要?更少去思考:我们除了对教育品头论足、说三道四之外,可以为学校教育做些什么?能否为倍受煎熬的教师做些什么?社会政治、经济、科技、文化需要做出什么样的改变,才能让教育更完善、教师更幸福?

我们的学校教育也被这种习惯同化和捆绑,朝思暮想并孜孜以求自己如何服务于经济发展的需要、科技发展的需要、文化发展的需要?或者,如何服务于领导的需要、家长的需要、媒体的需要?但很少有勇气反问:你们如何适应并满足“我”的需要?你们应该给教育提供什么样的服务?

教育和教师,为什么不能向社会表达我们的诉求?为什么不能反映我们的需要?为什么总是用外来的标准来衡量自身?

社会为何总是用政治的标准、经济的标准、技术的标准来裁量教育?为何不能用教育的标准衡量教育,为何不能用教育的标准来衡量社会:究竟什么才是好社会?

没有好教育的社会,一定不是真正的好社会,一个不能适应和满足教育发展的需要,只会向教育索取,但却不努力对教育作贡献的社会,一定不是理想的好社会。

解决之道,可从改变原有的提问方式和惯性思维入手:从“社会需要教育做些什么”,转向“社会需要为教育做些什么”,如此提问、思考并解答的人越多,我们的教育就越有希望,我们的教师会更加幸福,我们的社会将愈加美好。 

(读完此文,您对李教授的观点怎么看,欢迎留言发表评论)


李政涛,教育部长江学者特聘教授,华东师范大学教育学部副主任、教授、博导,全国教育基本理论学术委员会主任委员,中国教育学会中青年教育理论工作者分会副理事长,华东师范大学“生命·实践”教育学研究院院长。

整理自《今日教育》2014年第2期

栏目策划 | 胡一帆

文字编辑 | 易江南

微信排版 | 踏雪寻梅

声明:本文仅供交流学习,图片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属作者及原出处所有,部分文章推送未能及时与作者取得联系,如有侵权烦请告知,我们将立即删除。


本文转载自《教师博阅》,请编辑联系本人,明日在其他文章中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