结婚前一天男女为什么不能见面,真相让人脸红!

女王笔下 2021-01-17 13:57:12



拍卖会上。

她将自己的第一次以三十万的高价拍给了一位老头,老头看中当然不是她的人,而是她的地位。

方家曾经的地位,在H市可谓叱咤风云,而如今,却因一人,门声扫地。

背后的势力可想而知,可她方小汐,方家唯一的女儿,却不得不卖身求活。

将她逼入绝经的不是别人,正是她深爱至今的青梅竹马,霍廷琛。

充满情趣的房间内,方小汐单薄的睡衣,若隐若现的ji肤,等待的却是那个满脸猥琐的糟老头。

门,被无情的踢开,映入眼帘的却是霍廷琛。

没有前戏,没有言语,霍廷琛夺门而入后,直扑床上,她被强压在下。

“怎么是你?”皱眉,疑惑,方小汐讶异的语气,今天她伺候的不是白天拍下她的老头吗?

“你就这么想和那个老头干?”

下颚被一把捏住,顺势而下,捏住咽喉,力道突然加大,她有些喘不过气。

“那也不会和你……”

话还未说完,她的嘴就被堵上,霍廷琛以最快的速度褪去身上的衣服,解开了裤子,方小汐的睡衣也被一撕而破。

无论她怎样的挣扎,都无济于事。

xia体被无情的撞击,她脆弱的身躯被枪林弹雨般的袭击,毫无防备,险些晕去。

不过片刻,处子之血便从身下流出,霍廷琛甚至没给她喘气的机会,一次又一次地蹂躏。

她怎么也没有想到,这一晚来的会是他,怎么也没有想到,承欢于曾最爱之人的身下,竟是如此的不堪。

她恨他,是他害的她家破人亡,所有的爱都转化于恨。

原本平安过了今日,她便有三十万,可以给急救室里的奶奶做最后的续命工作,父母的车祸事故给方家造成了巨大变故。

方家只有方小汐这么一个刚成年的女儿,偌大的家业却被霍家洗劫而空。

当中的阴谋诡计,让刚成年的方小汐不得不相信,而如今,他却夺取她最珍贵的初夜,这一刻起她一无所有,精疲力尽。

父母离世后,她找过霍廷琛母亲理论,还没说几句,就被泼了一脸水,忍着屈辱询问原因,却被无情地赶出了霍家,那个曾经把她当亲生女儿看待的女人,一时间六亲不认。

她不信,曾最爱,最亲近的霍哥哥,居然和他母亲狼狈为奸,欺瞒至今。

如今连最后的王牌,都被无情夺去,她变得一文不值,霍廷琛和她做过之后,便将她扔出房间。

她,一时间沦落街头。

身上满是伤痕,单薄的衬衣被狂风吹的满天张扬,她抱着双腿蹲在了大街上。

脑海中依旧徘徊着昨晚霍廷琛说的话,“想要钱?做梦去吧,现在你什么都不是,谁还要你?”

是的,她还妄想能拿着钱去救病危的奶奶,现在看来不过是痴人说梦。霍廷琛与她之间的感情也只不过是逢场作戏,收买她信任的手段罢了。

世间怎会有如此铁石心肠之人,他们认识十年之久,她八岁遇到他,便喜欢上了他。

泪,已经干涸,蹲在街角的她却收到医院打来的电话。

“奶奶怎么了?”

医院打来了电话,奶奶已经病危,濒临死亡,叫她过去就是看她最后一眼。

可老天似乎并没有对她多好,方小汐赶到的时候,奶奶已经咽气了。

连最后一面都没有见到,手术室外,秦管家守在了门口,家中变故不断,唯有他还照顾着她们孙女俩。

她恨,是因付不起医院费,医院才停止给奶奶手术,若是她有钱,或许奶奶还能在世上多活一段日子。

她握紧拳头,狠狠的打在了墙上,手一时间皮开肉绽,她跪在了地上,放声哭泣了起来,为奶奶哀悼。

回到家的时候,发现里面被洗劫一空,剩下的是一座空楼。

方小汐甚至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这是谁干的?

她,连给奶奶买棺材的钱都没了,家里什么都没有,这座房子的房产证也不在她的手上。

查遍了她以前所有的卡,发现全被冻结了,事到如今,也只有他才会这样做,他应该杀了她的家人,现在连让她活下去的希望都没了。

这一切都是因为霍家,是霍家害的方家这么惨,从此只有她一人苟活在这世上,可这又有什么意义呢?

不行,她要报仇!

最后是秦管家收留了她,但秦管家也是有家室的人,她一个已经成年的女孩住在他家多多少少有些不便,她还是不忍白住秦管家家里。

秦管家家里不大,她住了两个月,办完家中的事宜,很识趣的离开了。

她这次离开,不为别的,抱着必死的心去找了一个人,霍廷琛。

她要报仇,为方家报仇。

一定要让霍家付出应有的代价,哪怕同归于尽!

方小汐准备了录音笔,并且联系了霍廷琛。

这日,阳光普照,凉风习习,吹飘她的衣裙,撩动她的长发。

她也不知霍廷琛到底会不会来,不知霍廷琛有没有换号码,她没有打电话,而是发的短信。

但无论如何,她这一天都要在这里等下去。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方小汐站在太阳底下晒了许久,头甚至有些晕眩。

他们认识十年之久,而她对他也倾心十年之久,只是如今再无爱,只有恨。

从上午等到了午后,太阳最毒辣的时候,她有些招架不住,但只要没有天黑她就必须得等下去。

皇天不负有心人,她终于等来了,只是那人面无表情,冰冷的面孔让方小汐觉得和以前判若两人。

“你终于来了。”

方小汐说完这句话,便感觉到咽喉处一股力量,一只偌大的手掐了过来。

“霍家已经饶了你一条贱命,你还敢找我?”

霍廷琛压制不住怒火,手上的劲不由加大,她险些喘不过气来。

“放开,咳咳。”

她努力想要从霍廷琛的手中挣脱开,双手用力欲板开,但她薄弱的力量不及霍廷琛五分。

脖子被他勒出了痕迹,火辣辣的疼痛传来。

瞧见方小汐痛苦的模样,霍廷琛脸上露出诡谲的笑容,只要稍稍再用力一点,她怕是就要断气了。

但霍廷琛没有这样做,松开了手,方小汐顿时呼吸到了新鲜饱满的空气,这才缓过来。

“我找你,自然是有事要问清楚,我不想我的家人死的不明不白。”

缓过气后,方小汐不甘示弱的对视着霍廷琛的眼眸。

“哦?”

瞧见方小汐这般模样,霍廷琛顿时来了兴趣,凑近她的脸颊,脸上的微红依存,已经不知是刚刚没喘过气,还是这么近距离见他,羞红的脸。

霍廷琛在她的耳畔呼气,极轻柔的声音传入,犹如从前那个温柔的霍哥哥。

“你家人的死和我有什么关系?”

但语毕,说出的话却像地狱里的修罗,无情残酷。

“怎么就和你没有关系了?我爸妈怎么可能会平白无故的车祸,就算车祸,那我家的所有积蓄怎么会转移到你们霍家手里,这不是阴谋是什么?”

“还有我的奶奶,若不是你们霍家夺了我们家的财产,奶奶怎么会没钱看病,医生怎么会不给奶奶手术!”

方小汐一口气将肚子里的怨气都吼了出来,泪水也不知何时从眼角流出,滑至下颚,逐渐干涸。

这么多天,她一直都忍着怒火,直到这一天的到来。

但她的话似乎并没有起到什么作用,霍廷琛冰冷的表情依旧,将她的话都当做了耳旁风。

“那也是你们方家欠我们霍家的。”

良久,霍廷琛嘴里才吐出了这么一句话,不温不热的语气,让方小汐手足无措。

“我们方家欠你们霍家什么了?你们要这么赶尽杀绝?”

方小汐眼神变得犀利,火气不减,今日来就是套出霍廷琛的话,只要他说出实话,那么她就有了证据。

霍廷琛沉默,也是满脸怒气,两人咫尺的距离,却又是世上最遥远的距离,因为心不在一起。

“你不配知道!”

说完,霍廷琛转身离开,烈日灼心,她怎会轻易让他离开,从包里拿出早已准备好的匕首,带着心中的愤怒,径直的刺了过去。

她以为她算好了距离,只要中了,霍廷琛就没有反抗的机会,在这儿,没有监控,也没有行人,不会有人知道这一切,她大不了和他同归于尽。

但她还是慢了,她刚一靠近,霍廷琛就感觉到了她的气息,回头一把抓住了那把匕首。

霍廷琛的手被锋利的匕首划伤,鲜血流了出来,同样染红了方小汐的手,她吓得一把扔了匕首。

心是痛的,她不知道自己为何会感到心痛,只是满脸惊慌,连连后退。

霍廷琛离开了,带着满手鲜血,方小汐看着那挺拔的背影,竟没有和她计较。

事后,方小汐反应了过来,霍廷琛是她的仇人,她不能就这么心软,那晚她的疼不比霍廷琛轻。

包里有的不只是匕首,还有录音笔,这是她的二手准备。

她拿着录音笔毫不犹豫的去了警局,希望警方能帮助她,但等待许久的结果却是证据不足,不能立案。

她懊悔,自己为什么白天没有问清楚,面对那个熟悉又陌生的脸庞,她却无法开口。

她失落的走出了警局,却在门口看到了霍廷琛,他似乎是在等自己。

刚想逃跑,却发现已经来不及了,她被强行的带上了车,白天的疲惫加上迷香的效果让她昏睡了过去。

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却在房间的床上,而自己身旁是霍廷琛。

“你想告我?”

霍廷琛见她醒来,一把抓住了她的衣服,将她扯了起来,方小汐依旧头晕目眩,折腾不得。

“我要报仇!”

她咬牙切齿的说出了这句话,正好激怒了霍廷琛。

被子被一把掀开,方小汐单薄的衣裙被扯开,白嫩的ji肤暴露了出来。

“你要干什么?”

她害怕的用被子遮住自己暴露的ji肤,满脸惊慌。

“又不是没看过。”

她想要遮挡,却不想被霍廷琛强行扯开,粉嫩的香肩实在诱人,霍廷琛一口咬了下去,她感觉到了疼痛,忍不住shen吟了声。